三十年失踪儿童分析:气温回暖儿童失踪几率增大

王庆凯/文     

2016年03月25日 08:25  

通过分析三十多年来儿童失踪大数据,为我国失踪儿童画出了一幅肖像。为何国内失踪儿童寻回率低?建设中国的“安珀警报系统”难在何处?父母丢失孩子的瞬间,采取何种行动才能增加寻回几率?记者采访数位儿童失踪问题专家,良心奉献——《儿童失踪快速行动手册》。

“罗湖区金稻田路路边垃圾桶,发现一具装在红色木箱内的男童尸体。年龄约3岁,左手手腕处截肢,缝合未拆线。阴囊有两处切口,分别为4厘米、1厘米,睾丸丢失,均缝合未拆线。两小腿有20多处类似烟头烫伤伤痕。”

这是深圳市罗湖警方2007年向深圳各医院发放的《协查通报》中的一段描述。接到通报的医护人员除愤怒之外,分析认为凶手可能是想把拐卖来的儿童致残,用来乞讨;但也不排除犯罪分子心理变态所为。如果这名儿童失踪后及时找到,也许惨剧就可以避免。

西北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副教授李钢与学生颜祥,在对三十余年的失踪儿童数据分析后发现,伴随春季到来,天气转暖,儿童失踪几率会有所增加。

儿童失踪的高发地区、高发时间分别是什么?我国儿童失踪找回率有多少?国外预防儿童失踪有什么方法?发现自己的孩子失踪后,应该立即采取什么措施?记者在本文中良心奉献。

三十年失踪儿童画像

基于国内最大的公益寻子平台“宝贝回家”数据,李钢和颜祥在《我国拐卖儿童犯罪的基本特征与防控对策》一文中,从犯罪地理学角度探究了1980至2012年三十余年,我国失踪(拐卖)儿童犯罪的基本特征。

*儿童失踪包括被拐卖、交通意外、离家出走等情况,本文数据主要指被拐卖。

总量男童多于女童呈低龄化特征

8861条拐卖记录中,被拐男童明显多于女童,并且低年龄阶段高发。幼儿和学龄期的男童多,青春期的女童多。

其中主要原因是“重男轻女”的落后思想所致,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后,没有男孩的家庭更倾向通过非法购买的方式满足需求。

从年龄看,被拐儿童呈现“低龄化”特征,究其原因,主要是年龄过小的儿童,不具备防范意识,记忆力有限,相对容易短时间内融入买方家庭,因而成为犯罪分子的首选目标。

数据分析显示,13至18岁女童被拐卖后,往往会被逼迫结婚或者从事色情行业。

伴随气温上升被拐儿童数量增加

通过对三十余年数据分析发现,每年被拐卖儿童数量上呈现两个特征。首先,随着气候转暖,被拐卖儿童数量上升,这可能与天气变暖,儿童外出活动增加有关。

另外,每年的12月份以及次年的1月份,会出现一个拐卖数量的高峰期。推测主要与接近春节,人口流动性增强,犯罪分子便于作案以及抱着“过年前最后搏一把”的心态有关。

贵川为拐出高发地闽鲁为拐入集中区

1980至2012年,西南及中部地区是我国拐卖儿童的主要流出地,东部沿海是我国拐卖儿童的主要流入地。

从地理分布上说,我国拐卖儿童犯罪区域分布上呈现“集中拐出,分散拐入”的总体特征。

分析认为,西南、西北地区深居内陆,经济发展水平较低,法制观念相对淡薄,加上交通不便,破案难度大。拐卖犯罪的低成本、高收益刺激了潜在的犯罪分子。这些因素使得西南、西北地区成为儿童拐出的中高发地。

华东、华北地区经济条件优越,山东、福建等地“重男轻女”思想严重,成为拐卖犯罪的重要因素,使其成为儿童拐入相对集中的地区。

华南地区的广东省经济发展水平高,流动人口数量高居全国第一,促使省内经济发达区域与流动人口聚居区域成为双向拐卖的集中地。

国家打击是目前遏制拐卖儿童犯罪的有效方式

数据分析显示,拐卖儿童犯罪数量的增减与国家对儿童的保护政策以及公安部门的集中打击行动密切相关。自1980年以来,拐卖儿童犯罪情况可以进一步细化为六个变化阶段。

国内失踪儿童寻回率低期待自己的“安珀警报系统”

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儿童失踪、被拐话题一直都是公众关注的焦点。2014年赵薇主演的《亲爱的》,2015年刘德华主演的《失孤》,这两部引发瞩目的高票房电影,均是以打拐为题材。

每年失踪儿童20万仅找回200人

据“中国之声”报道,(请设计数字提要)中国每年的失踪儿童有20万人左右,能够找回来的大概只有200人,寻回率只有0.1%。庞大的失踪儿童数字背后,是每年20万个不幸的家庭。民政部估计,全国乞讨儿童数量在100万至150万之间,其中大部分是由成年人胁迫,或者是被拐卖的儿童。

针对失踪儿童,目前国内并没有有效的找寻措施。在孩子丢失后,父母能做的只有报警和发动亲戚朋友找寻。曾做过警察工作、现任“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秘书长张永将对记者透露,公安机关打击拐卖儿童的破案率只有17%。

除了报警,很多丢失儿童的父母会在第一时间通过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发布找寻信息,但寻回率并不高。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转发寻人启事,更多是语言参与、精神参与。孩子走失后,多数人是在点蜡烛祈福。

高失踪量,低寻回率的现实,使得父母对儿童失踪问题极为敏感。2015年,微信朋友圈被一个关于“人贩子一律判死刑”的话题刷屏。这种明显有悖于法治精神的论调,却在网络上引起了九成网友和部分名人的支持,“民意”背后折射出公众对儿童失踪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的关切不能忽视。

2016年“两会”前夕,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发布了“[我要上两会]解决儿童失踪,我为两会带言”的投票活动,对儿童失踪话题进行征集,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讨论后提交两会审议。累计参与投票人数达到12万。其中,得票数最高的仍是“买卖儿童一律死刑”,得票率达到96%。

美国寻回率达97.7% 中国何时能有自己的“安珀警报系统”?

儿童失踪是个国际难题,在寻找失踪儿童领域,最成功的当属美国。1990年美国失踪儿童的找回率为62%,现在已经上升到97.7%。人们普遍认为,是美国先进的“安珀警报系统”起了巨大作用。实际上,真正起作用的是系统背后的法律保障、信息运用以及大众的参与。

*“安珀警报系统(Amber Alert)”是当美国和加拿大确认发生儿童绑架案时,透过各种媒体向社会大众传播的一种警戒告知系统。

目前,由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发起的“CCSER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于2015年11月份在微信公众平台上线,这一系统也被称为中国的“安珀警报系统”。其秘书长张永将对记者介绍,失踪儿童预警平台是基于移动互联网、GIS地理信息技术和智能手机相结合的警报系统。

平台最终目的是形成“群众互助+警方联动”的儿童失踪响应模式,将丢失儿童信息控制在短时间、小范围内的同时,最大限度降低走失儿童遭受拐卖、车祸等意外的可能。

但是,在诞生不到一年的时间,“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已经经历了上线、下线、再“悄然”回来的一波三折过程。

张永将说,之所以如此坎坷,是因为平台建设存在两个方面障碍。其一是技术安全问题,包括要考虑到用户信息泄露、恶意注册、发布虚假信息等风险。

此外就是法律保障问题,“安珀”成功的背后最主要的是法律提供了保障。在张永将看来,法律风险实际上要大于技术难题。

比如,平台是否具备发布儿童丢失信息的资格;如何规避犯罪分子通过平台敲诈丢失儿童家长的风险;避免人贩子从平台获取走失儿童信息,实施拐卖的行为等。

“全世界22个国家有类似的警报系统,就连印度也在2000年由32万人捐款成立了类似的预警系统。很多国家这方面的法制建设,也都是由民间力量促成的。‘安珀’用了8年才建成,我们也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张永将在3月1日的中国失踪儿童预警平台第二届法律研讨会上发言称,现在很多人都在说,却没有人动手做,不希望把儿童失踪问题变成话题,说不如做。

DNA比对是遏制拐卖儿童的有效方法?

除了建立儿童失踪警报系统。有专家提出,应该通过采集DNA信息来有效遏制拐卖儿童案件的发生。解码(上海)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CEO潘加奎认为,国家应该出台政策实行“公民DNA信息二次采集”制度。

第一次采集是在新生儿出生时,并将DNA信息录入数据库留存;第二次是等到公民办理身份证时,再次采集DNA信息。“如果是被拐卖的儿童,二次采集DNA信息时,通过数据库的比对一定会被发现。这种方式不仅可以帮助被拐儿童回到父母身边,而且也从心理上起到震慑犯罪分子的作用,这一点在韩国已经做到。”潘加奎说。

图片来自网络

2009年,公安部建立了被拐卖失踪儿童的DNA信息库,要求对群众报告的儿童失踪做好DNA采集工作,建立数据库。据了解,截至2014年,公安部门利用此数据库已经帮助3166名被拐儿童找到了亲生父母。

“采集DNA信息遏制儿童被拐卖是好事。但是,国家关于DNA信息的隐私保护和采集程序尚不规范的现状下,会不会好心办坏事?DNA作为个人隐私,被强制采集是不是有侵犯个人隐私之嫌?遏制拐卖儿童要走的路还很长,需要统筹收养政策、生育政策、法律政策等,不能因噎废食,更不能一蹴而就。”《我国拐卖儿童犯罪的基本特征与防控对策》论文作者颜祥认为。

儿童失踪快速行动手册

当孩子突然走失的瞬间,父母往往会不知所措。“对寻找失踪儿童而言,时间就是最大的敌人。”国际失踪与受虐儿童服务中心主席John Ryan说。因此,记者采访数位儿童失踪问题专家,制作了一份《儿童失踪快速行动手册》。如果父母不慎丢失了孩子,可以参考本手册行动,增加寻回几率。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2年前
    后面这个手册真是良心之作……
  • 财经网友
    2年前
    渎职 只说不做 对于中国目前的官僚主义,我能抱多大希望?
  • 财经网友
    2年前
    文章图片显示不出来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