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中美贸易隐忧:美国保护主义抬头,贸易冲突或更激烈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文 发自华盛顿 苏琦/编辑     

2017年12月01日 16:13  

迄今为止,与朝鲜有关的安全问题使中美贸易冲突保持在最低水平。但对中美贸易战的忧虑有可能在2018年升级。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并受到极为隆重的接待后,中美贸易战似乎转瞬变成了陈旧的话题,一些人已经开始憧憬着中美经贸新时代的到来。图/视觉中国)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文 发自华盛顿 苏琦/编辑

在2017年全球经济风险事件中,中美贸易战一直是人们最大的担忧。这一担忧到了2017年底不但没有消散,在2018年升级的可能性却在加大。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并受到极为隆重的接待后,中美贸易战似乎转瞬变成了陈旧的话题,一些人已经开始憧憬着中美经贸新时代的到来。

日前,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美国华盛顿表示,本月特朗普访华是建设性的和富有成效的,中美两国和国际舆论均给予了积极评价。不过,崔天凯表示,“我们的责任是建立一个强有力的稳定的经济关系。”

崔大使的言论不无所指,特朗普访华的热度仍存,但刚刚开始的中美贸易战的阴影却再度袭来,或许更准确地说,这个阴影只是暂时性地被忽略了。

11月中旬,华盛顿智库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开了一场关于“中美之战风险”的研讨会,会上,哈佛大学国际问题学者格雷厄姆·艾里森强调了他一直以来的观点:中美关系处于“修昔底德陷阱”的困境。

所谓“修昔底德陷阱”源自于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观点,在他看来,公元前5世纪雅典崛起引起陆地霸主斯巴达的警惕和战争,是一种普遍的历史模式,即守成霸主面对新兴强权的挑战多以战争告终。用这一观点描述中美关系并不新鲜,实际上围绕于此的辩论已持续数年。

但令人不安的是,在研讨会辩论结束后,有51%的现场观众表示赞同中美面临战争的风险在加大。实际上,在辩论开始之前,有40%的观众支持这一观点。在偏理性的智库讨论上,风向转变已如此明晰,在华盛顿,提议扩大美国对外国投资审查的声音也在汇流,中国则不可避免地成为了靶心。

中国首创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傅成(Peter Fuhrman)对《财经》记者说,在过去的一年中,美国的主流政治中很多人变得对中国更加敌视。《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FIRRMA)就是华盛顿情绪向负面变化的具体表达。

不管历史是否会自我重复,但中美经贸一战的阴影却在加大。海关数据表明,今年前十个月,中美贸易总值达3.21万亿元,同比增长17.2%,实现较快增长。从经贸纽带的维度与层次上,中美双边走过了单纯的商品贸易阶段,已全面进入到服务贸易与双向投资,在贸易、金融、汇率、财政等多层次上建立了关系。但与此同时,2017年上半年,中国遭到37起贸易救济调查,其中美国占11起,约占30%,远超中美双边贸易在中国货物贸易额中的占比。

美国财政部前官员、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加里·赫夫鲍尔(Gary Hufbauer)对《财经》记者说,“我担心,特朗普会在2018年推动针对中国的贸易行动,尤其是钢铁产品或者在高科技产业等方面。特朗普不会和中国大打贸易战,但他会鼓励美国公司通过贸易纠纷带来案例。”

市场不买账

在特朗普访华期间,官方的表态是,两国元首达成了将继续致力于互利共赢的中美经贸合作的广泛共识。在中美峰会期间宣布的一系列总价值超过2500亿美元的商业交易,则是载入史册的规模。

保尔森基金会副主席戴青丽(Deborah Lehr)对《财经》记者表示,2530亿美元的贸易刷新了总统中国之行的纪录,将对今年前九个月中国对美的贸易顺差有所弥补。戴青丽指出,2017年前9个月,美中贸易赤字约为2730亿美元。

特朗普是重实利的商人当选总统,他带领的美国经济界巨头也阵容豪华,包括40多个美国大企业负责人,领域横跨能源、工业和材料、科技、生命科学、金融、农业和贸易等。从交易金额看,波音、高通等公司成为特朗普访华的赢家。

中国航空器材集团公司与美国波音公司在北京签署了300架波音飞机的批量采购协议,其中包括260架B737系列、40架B787系列和B777系列飞机,总价值超过370亿美元。波音公司从2012年到2016年的年复合增长率已经达到了3%。中国是波音最大海外市场,也是首个万亿级美元市场,波音的中国大单却没有激发其股价大涨,投资人认为其中国采购有旧闻新报之嫌。

数日后,迪拜航空购买225架波音737MAX客机,是中东地区航空公司签订的最大一笔单通道飞机订单。这笔订单包括175架737 Max飞机和购买50架飞机的选择权,订单目录价格达到270亿美元。波音公司股价当天收盘上涨0.42%。

通用电气与其中国合作伙伴在北京签署了3项商业协议,涉及GE航空集团和发电集团的最新技术和解决方案,以及与大唐集团签署“一揽子”项目合作协议,总价值达35亿美元;美国芯片巨头高通公司与小米、OPPO和vivo等3家中国手机企业分别签署了非约束性的关于芯片采购的谅解备忘录,3家中国公司表示有意向在未来3年间向高通采购价值总计不低于120亿美元的部件。但在股价上,GE今年以来成为道指中最弱的股份之一,发布的商业协议也未能力挽狂澜。

高通今年也是流年不利,核心业务优势滑落,竞争对手则步步紧逼。其2017财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9月24日,高通第四财季营收5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2亿美元减少5%;净利润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6亿美元下降89%。而高通的中国大单也未能挽救其股价的颓势。

几桩天然气交易金额相当庞大,包括阿拉斯加430亿美元管道和液化天然气项目、西弗吉尼亚州与中国国家能源投资集团签署的《页岩气全产业链开发示范项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向西弗吉尼亚州的页岩气、电力和化工生产项目投资840亿美元。这个表面看起来会带来巨额收益和巨量天然气出口的交易,被认为是最有雄心也最虚无飘渺的交易。

实际上,市场投资者对签署的协议的疑问集中于,一方面,协议并非完整的正式合同,另一方面,中美贸易的深层问题也未解决,因此相关企业的股价在消息传出后都有所下跌。

在2500多亿美元的交易中,一项涉及50亿美元的协议很快在美国掀起了舆论风波。

11月9日,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屠光绍与美国高盛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在北京签署了《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与高盛集团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成立中美制造业合作基金。合作基金目标承诺投资额50亿美元,将投资于美国制造业、工业、消费、医疗等行业企业。

这个本意是通过开拓中国市场,进一步深化中美经贸投资合作的项目,遭到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罗伯特·皮滕格(Robert Pittenger)的指责,他说,商业领袖,比如高盛,应该继续努力把外国的投资和经济扩展引入美国。

特朗普政府内部的一些高层顾问也对高盛的这项协议相当不满,认为它与白宫为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而进行的多项行动相矛盾。

并非口水战

如果中投和高盛的签约引发的是口水战,业界人士告诉《财经》记者,11月13日,美国商务部则公布对华胶合板产品反倾销与反补贴调查最终裁定则更为具象。根据这一裁定,中国企业倾销幅度为183.36%;补贴幅度为22.98%-194.90%。这一裁定给沉浸于中美一家亲幻想的人们当头一棒。

根据美方程序,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将于12月作出终裁。如果届时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认定从中国进口的此类产品给美国相关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或威胁,美国商务部将要求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对相关产品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双反”)关税。否则,美国商务部将停止此项调查并不予征税。

虽然2016年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胶合板总额仅为11亿美元左右,仅占中国出口美国货运总量的0.25%,但胶合板争端涉及到中美两国关系中的一个棘手问题:中国要求美国承认其市场经济地位,但美国拒绝这样做。

美国商务部10月末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明确否定了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在这份报告中,美国商务部公布了其在铝箔反倾销调查中开展的“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调查结论,仍将中国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在对华反倾销调查中继续适用“替代国”做法。

在中国看来,这是美国对华的一贯偏见。但这一决定使美国可以对认定的、获得非法补贴或以低于生产成本非法倾销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11月15日,美国国会的咨询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公布了年度报告。该委员会由国会授权其监督、调查并向国会提交一份关于中国与美国之间双边经贸关系的国家安全影响的年度报告,并酌情向国会提出立法和行政方面建议。这个长达600多页的报告的焦点是中国国有企业,当然中国的私企也在美国国家安全评估范围内,该评估重点是与国家安全有关的“资产的性质”。

该报告向国会议员们建议,应考虑完全禁止中国国有企业收购美国资产,以此阻止中投公司等买家与美方达成重大交易;同时,它建议国会考虑更新有关对外国投资进行国家安全评估的法律,以应对“现有和正在形成的安全风险”。

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成员迈克尔·韦塞尔更是直言不讳,他说:“我想,我们谁也不会料到,为中国参与收购美国企业创造便利将成为美国总统计划的一部分。这似乎直接与他推动的政策相抵触,而且坦白地说,与我们的利益相左。”

傅成指出,也许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让美国两党的政客们达成一致。但在这个历史时刻,如果有一件事两党都赞同,那就是需要进一步遏制和限制中国与美国发展更深的经济和投资关系。

最好的例证是,中国政府在贸易和市场准入问题上让步的举措——这一中美关系向好中最亮眼的标牌也被泼了冷水。

11月10日,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国新办举行的中美元首北京会晤经济成果吹风会上表示,中国将向外国投资者开放中资金融机构的控股权。此事影响之大或在未来数年内表现出来。

中国决定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上述措施实施三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将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三年后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投资比例放宽至51%,五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

11月20日的《华尔街日报》指出,知情人士称,中方提议让特朗普在访问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起公布一项计划,扩大外国公司在中国金融行业的准入。令中方感到困惑的是,美国对此不感兴趣。特朗普在人民大会堂与中方会晤时,中方再次做出提议。结果却是,在特朗普乘坐“空军一号”离开北京数小时之后,中国单方宣布开放的举措。

该报道指出,美国对中国的提议表现冷淡反映出美国对华战略出现了根本性的转变。这一转变意味着,美国开始大胆博弈,也意味着尽管本月早些时候特朗普和习近平在北京的峰会氛围友好,但两国关系的未来可能坎坷不平。

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美国专家学者不看好中美贸易的前景。

WTO前官员、现卡托研究中心(Cato Institute)研究员西蒙·莱斯特(Simon Lester)对《财经》记者说,据我所知,特朗普的亚洲之行并未试图解决任何悬而未决的美中贸易问题。预计在未来几个月内,这些问题将摆在台面上,但具体时间还不清楚。迄今为止,与朝鲜有关的安全问题使中美贸易冲突保持在最低水平。

11月20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宣布,将把朝鲜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

中美投资的坎

中美跨境投资占中国跨境投资的比重较大。2015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首次超过美国对华投资。2016年,中国企业对美投资156起,投资总金额达850.16亿美元,同比增长76%,再次超过美国对华投资。中国跨境投资已从买公司、买股权转到买成果,包括正在研发的和已成形的成果。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2017世界投资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大部分地区经济增速回升及企业利润的改善将提振商界信心,激发跨国企业的投资热情。近日,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杨依杭介绍说,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呈现下降的态势下,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增长了34%。

中国在美投资的井喷引发了美国的多种忧虑,这种忧虑导致美国政客对改革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呼声越来越高。

2017年上半年,CFIUS审查的交易数大幅增长,逾115宗;人们担心按送审案件增长速度推算,2017年CFIUS一整年的审查交易数将达到250宗,超过2016年CFIUS所创下的审查173宗总交易的纪录。按照流程,在受理交易方完整的申报材料后,CFIUS分两个阶段审查——为期30天的初审和为期45天的全面调查。今年上半年,CFIUS勉强能在初步审查期通过30%的交易,更多的交易需进入全面调查期。

于是,负责对外国投资进行国家安全利益审查的CFIUS的机制被认为已过时,尤其在工作量激增、交易案更复杂更庞大,预算缩减等各种困境同时出现的情况下,CFIUS疲于应对。

2017年成为CFIUS的改革年,在为时近一年的努力后,11月8日改革的成果FIRRMA宣告被跨党派推出,CFIUS对小规模投资并购的监管权力被强化。此法案要求CIFIUS更加严格地审查外资收购美国公司,并对外国投资美国企业提供国家安全评估报告。法案目前在国会已获得超过20多名议员的联署支持。

不过在硬币的另一面,傅成指出,自2015年以来,CFIUS在对处理中国在美投资时已表现得更为激烈、更有对抗性。CFIUS正式叫停的交易数量在增加,更重要的是,CFIUS对很多仍在初步意向阶段的中美交易直接就发红牌了,从而向买卖双方发出明确的信号:最终也是做无用功。

在这个时间点上,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美中经济问题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对《财经》记者提醒说,中国人需要知道,特朗普总统访华并不意味着什么,领导人的个人会面也不像中方所想象的那样是中美关系最重要的一部分。美国如今正走向保护主义,不仅仅针对中国。直到这种情况改变之前,美国和中国面临着发生更为激烈的经济冲突的可能性。

以FIRRMA为例,该议案的一个重要条款将扩大CFIUS审查的交易类型,包括那些需要美国科技公司提供知识产权并为外国个人提供支持的合资企业以及其他安排。该条款没有具体规定哪个国家,CFIUS目前只关注那些将导致外国控制美国公司的交易,同时,CFIUS对技术交易的审查权将不仅限于涉及成熟防务技术的交易,还将覆盖涉及新兴技术的交易,例如硅谷初创公司正在研发的那些新技术。

傅成指出,不仅在美国,CFIUS在全球范围内为中国的高科技投资战略蒙上了深深的阴影,因为CFIUS有阻止中国投资美国本土以外的科技公司的权力和先例。

史剑道预计美国参众两院将在明年1月就上述法案进行投票。赫夫鲍尔认为,FIRRMA如果在国会通过的话,它将增加美国对中国企业并购的审查。同时,中国似乎也难以缩小不对外商开放的“负面清单”。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此前被称为中美经济合作新动力引擎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的前景也将变得渺茫。

雪上加霜的是,自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14日宣布对华发起“301调查”后,两国贸易摩擦始终不断,明年1月美国可能会宣布“301调查”的结果,从而决定是否对中国相关行业进行贸易制裁。在税改最终法案出炉前,虽然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不会有大的变动,但中美贸易2018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

(本文首刊于2017年11月27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