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显示:四年后,三成省份将跌破养老金支付警戒线

《财经》记者 相惠莲/文 朱弢/编辑

2018年01月04日 16:45  

随着经济转型和老龄化加速,养老保险基金的财务状况令人担忧:尽管扩面行动使养老金收入不断增长,但不及支出增速来得更高,收支压力越来越大。未来五年,这一趋势会延续吗?

确实如此。近期问世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下称《报告》)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相比于其他国家政府定期发布各项社会保险的精算报告,人社部于2007年起在内部建立了养老保险精算报告制度,但此类数据未曾向公众披露。

此次发布的《报告》是中国国内首部出版的养老金精算报告,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精算的对象为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

支出增速超过收入增速

人社部数据显示,职工养老金的征缴收入(不含财政补助等)近年不断增长,2014、2015、2016年的增长率分别为9.7%、12.6%、16%。但与相应的养老金的支出增速分别为17.8%、18.7%和21.8%。

《报告》预测了收支数据的未来走势:基金征缴收入将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但增速会轻微下降,将从2018年的12%下降到2022年的9.9%。不过,基金支出的增速并未同步下降,其增长率将从2018年的11.2%提升至2020年的11.3%,随后两年保持不变。

数据背后的逻辑是,社保制度逐渐成熟,正规部门的参保人群基本实现全覆盖,而灵活就业人员和自雇者不那么容易加入制度。而未来的新业态带来的新增就业人员中,相当一部分属于灵活就业。

《报告》预测,参保缴费人员的增长率将从2018年的3.1%放缓至2.5%,未来五年,平均每年离退休人员却会增长5.5%左右。也因此,制度赡养比将会上升,到2022年,需要平均2.56名在职职工供养一名退休人员。届时,全国会有一半的省份需要不到两个在职职工供养一个退休人员,其中个别省份甚至出现赡养比接近1:1的情况,支付负担可见一斑。

《报告》借助养老金可支付月数数据来分析各区域状况:在未来五年内,各省养老金财务状况的两极分化现象将会更明显,以广东、西藏、北京为代表的个别省份可支付月数高,并会进一步增长,而以浙江、甘肃、江西为代表的部分省份可支付月数较低,并将持续走低。

其中,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青海、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在2018年的可支付月数不足3个月,处于警戒线之下,而到2022年时,河北、上海、江西、浙江、甘肃也将陆续跌至警戒线之下。

黑龙江是全国养老金缺口最为严重的地区,2016年,其耗尽了历年的养老金结余基金,至今已向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借款两年,用于向退休人员发放养老金。一名从事社会保障研究的专家向《财经》记者分析,在黑龙江的常住人口中,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仅占总体约10%,但领取养老金待遇的人数却占到参保职工的70%以上,相当于约1.3个在职职工供养一名退休者。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省份是浙江,2018年其可支付月数大于9个月,2022年低于3个月,是波动最为明显的地区。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齐传钧告诉《财经》记者,出现这一趋势的原因是浙江这两年的退休人员数量急剧增加。

《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浙江省参加职工养老金的离退休人员为570万人,较上年增长21.65%,位居全国最高,次高的省份为贵州,为8.83%。同时,在全国养老保险不断扩面的情况下,浙江省的参保者正在减少,下降速度最快,2015年较上年减少了6.98%。

改革宜早不宜迟

养老金风险逐渐暴露已是共识,采取更多改革手段事不宜迟。

将原本只是存款或购买国债的养老基金投入市场运营,并努力提高投资收益率是一条出路。人社部基金监管局副局长汤晓莉在《报告》的发布式上透露,人社部和财政部正在制订文件,希望将城乡居民养老基金也委托投资运营,测算结果显示,在缴费基数不变的前提下,若年化收益率能从3%提高到5%,相当于每人的缴费率增加了3.2%,显著扩大了基金的规模。

在此之前,2015年8月,《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的公布意味着城镇职工养老基金率先投入运营,北京、上海、河南、湖北等九省市与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委托合同,委托投资的规模为4300亿元。

汤晓莉透露,西藏、甘肃、浙江、江苏四省也打算委托投资运营,这可以使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负责运营的养老金规模增加约1500亿元。据《新华日报》报道,江苏委托的养老金基金量为1000亿元,投资期限为五年,这笔资金主要来自累计结余较多的市(县)。

但是,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作为唯一的投资受托人面临两难,“一方面是采取审慎的投资原则,没有激进地大量投资股票市场,2017年底达到5%的收益率不成问题,但另一方面,各个委托省份对5%并非相当满意,希望回报率越高越好。”汤晓莉说。

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郑伟看来,解决养老金的缺口的问题宜早不宜迟,改革开始的时间越晚,资金缺口越大,带来的压力会越大,改革的时间窗口转瞬即逝。他测算发现,若不考虑其他任何财源,只考虑财政投入,在2016年-2100年间,每年要将20%的财政资金用来补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必须要综合施策。”

郑伟建议,应该主动推进内部挖潜的改革,包括实现基础养老金的全国统筹,规范养老保险的缴费政策,延迟实际退休年龄,提高基金投资收益率等,同时需要寻求外部资金支持,包括政府财政补贴、划转国有资本、使用全国社保基金等。

(《财经》记者 相惠莲/文 朱弢/编辑)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