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放开二孩效果未达预期,多位人大代表建议鼓励生育

《财经》记者 相惠莲 王丽娜 编辑:朱弢

2018年03月10日 14:16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实施逾两年,出生人口数未达预期。在全国两会上,《财经》记者了解到,至少六份来自人大代表的建议都聚焦了鼓励生育议题,延长产假、完善托幼设施、防止职场的性别歧视都是其中的关键词。

中国的生育率究竟多高,多年来存在争论,但在不确定的数字背后,亟需采取鼓励生育的措施以提高生育率,并综合施策,已是当下共识。

只是放开生育限制已不够

2017年是全面放开二孩的第二个年头,根据预期,应有大量家庭完成了过去想生二孩却不能生的愿望,由此形成一个生育高峰年。实际情况并不完全如此,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出生的二孩数量较上年增加了162万人,但出生人口总数却减少了63万人。

这是否意味着计划生育政策需要进一步放开?

对此,存在着不同的声音。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建议实行全面放开三孩政策。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援藏干部黄细花则提出 ,为了促进我国人口的长期均衡发展,应尽快取消生育限制,全面放开生育。

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乔晓春指出,尽管二孩的数量增长,但生育率未达预期,这是人们呼吁继续放开生育政策的原因。若采取放开三孩的政策,生育率也不会显著提高。早年的生育意愿调查显示,仅5%的妇女有意愿生育三孩。

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人口与未来”网站联合创始人黄文政则认为,若放开三孩, 会释放一个错误的信号,即还要继续限制生育。事实上,即使全面放开也无法阻挡出生人口继续萎缩的趋势。

在2017年出生人口中,二孩的出生数首次占比超50%,并超过一孩出生数。一孩的出生数呈现萎缩趋势,2014年首次跌破千万,2017年降至800万人以下。黄文政分析,其原因在于生育旺盛期女性的数量快速萎缩,2018年的出生人口可能会继续减少。

“尽管中国具体的生育率是多少还不确定,但生育水平偏低,到了需要鼓励生育的时候,这已经是共识。”乔晓春说,平均每个妇女生育2.1个孩子,这是国际上理想的生育水平。由于国内的生育政策放开得较晚,除非出现大幅的生育率提升,才可能到这个水平,但仍可将2.1视为一个努力的方向。

完善托育等配套服务

不过,即使继续放开生育政策,国内的生育率也不会直线走高。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荆门市市长孙兵在建议中称,荆门总人口为302万,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出生人口增加,2017年的出生人口达到近20年的峰值。在结构上,二孩出生增加明显,2017年占到47.65%,但人数比前期预测少近2000人。超过60%的居民理想子女数为两个孩子,但实际仅有10%的家庭生育了二孩。

养育成本高,特别是教育成本、住房成本的升高,以及没精力照顾孩子,就业受影响都是造成适育家庭生育意愿与生育行为差距大的原因。改善生育相关的公共服务亟需被提上议程。

哪些政策能起到较好鼓励生育的效果?完善托幼服务是被普遍提及的一个措施。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介绍,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供需矛盾较突出,其中家长对2-3岁幼儿托育的需求最强烈。但目前幼儿园大多只接受3岁以上的幼儿,而女职工能享受的产假一般为半年左右,家庭承担着长达2年半左右的婴幼儿照料任务。

近80%的婴幼儿都是由祖辈参与日间看护,但被调查对象更希望将孩子送往专业托育机构。被调查的已生育一孩而不打算生二孩的母亲,有60.7%是出于孩子无人照料的原因。

因而,李秋建议,财政部门需加强对妇幼健康和幼托教育及基本公共卫生计生服务项目的投入。一方面,加大对妇幼机构的儿童保健科室的建设投入力度,扩大妇幼健康服务机构的规模。另一方面,建立0-3岁婴幼儿护理照料社会化服务体系,鼓励社会托幼机构提供全托护理照料、上门服务、短时托管护理照料、突发情况救护等灵活多样的婴幼儿护理照料。

“随着人们的收入水平上升,愿意当保姆的人数减少,保姆的价格快速上升,计划经济时期的托儿所在国企改制后也消失了。随着妇女的劳动参与率提升,更多女性不愿意放弃工作机会,在事业发展期选择在家带孩子。”黄文政说。

他认为,政府要提高生育率,最有效的一个方式是增加托儿所,通过政府补助等方式,让其保持低价甚至免费。另一个方式是对生育孩子的家庭直接给予奖励。“现在很多女性非常辛苦,工作结束后还要带孩子,这似乎是无偿付出,实际上是对社会巨大的贡献,但社会没有充分地承认这种贡献。”

避免职场歧视

不过,生育二孩本身,以及延长产假等面向女性推出的福利措施可能会给女性带来就业难等新问题,这在现实中已经逐步显现。

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邓丽在建议中提到,随着人口政策的变化,特别是全面两孩政策实施。有关公务员招录设置性别要求的问题变得突出。

湖南省人社厅官网显示,2017年8月,省直机关面向全省公开遴选公务员110名,有30个岗位明确“限男性”。据天津市人社部门统计,2018年国考中,中央国家机关有2.63%的岗位要求限男性,而中直机关及参公单位招录岗位要求中有26%限男性。

公务员之外的就业市场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2016中国劳动力市场发展报告》显示,女大学生的就业机会明显低于男生。有没有男朋友、是否已婚、近几年是否有生育打算,是应聘时女大学生普遍会被问到的问题。

邓丽称,这些单位公务员招录限男性的理由包括:招录单位男女比例失调,希望多招录男性;担心女性生育二孩影响工作;招录单位的工作压力大,需要经常出差,或长期加班加点,或经常深入基层一线,认为不适合女性。

乔晓春指出,欧洲多国长期采取鼓励生育的政策,最初效果并不明显,但近年来生育率得到了一定提高,关键在于不是单一地推行某几种鼓励措施,而是综合、系统地施策。“简单地说是提高妇女地位,换言之是推行一系列家庭政策,中国的问题是许多政策都还只面向个人。”

以产假为例举例,若放得过长,女性在工作就业时就容易遇到麻烦。乔晓春介绍,欧洲的办法是让男女都能休产假,男性若休产假还能获得额外奖励。此外,欧洲还对子女的幼儿园教育费用给予补贴,按照家庭收入来决定补贴的力度。

也因此,全国人大代表、山河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营销总公司营销经理张晓庆建议,对于女性员工多的单位,政府在税收等方面给予一定的鼓励、奖励措施,形成相应配套的制度,减轻企业负担。

同时 ,张晓庆建议,应出台《反就业歧视法》,在就业领域系统地保护女性权益,明确具体的法律条例和保障措施,明确规定就业歧视的认定范围和判定标准,明确用人单位就业歧视行为的法律责任。

(《财经》记者 相惠莲 王丽娜  编辑:朱弢)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 139****6992
    3个月前
    为什么国家只关心已经生过孩子的?还有很多因为生理原因,想生却不能生育,而多年吃药,做手术,有的试管两三次都不成功的人,她们的家庭都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和经济压力。也请人大代表们能看到,为这一批女性争取生育经济福利。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