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股份业务停滞重组前景不明 吉林信托项目踩雷

《财经》新媒体 郭儒逸/文 舒志娟/编辑     

2018年09月10日 15:18  

中弘股份(000979.SZ)在退市边缘的一轮游,让早已踩雷的吉林信托“汇融16号”再度浮出水面。

9月7日,《财经》新媒体记者从部分投资者处获悉,由中弘股份作为担保人的“汇融16号”,在去年12月就露出违约苗头,当期利息并未由项目实际债务人中弘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中弘股份子公司,以下简称“中弘矿业”)兑付,而是第三方机构先行进行了垫付。直至今年6月份,“汇融16号”发生实质利息违约,才将困境中的中弘股份暴露在更危险的位置。

作为近期A股市场上名头响亮的“仙股”,中弘股份的收盘价一度连续15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1元,并因此触发退市危机。在9月5日股价艰难站上1元之后,中弘股份才解除了这一警报。不过,由于目前主营业务几乎陷入停滞,且重组前景不明,使中弘股份及中弘矿业对“汇融16号”的偿付能力仍然存疑。有投资者对记者表示,9月份的利息兑付将大概率落空。这让尚未到期的“汇融16号”,更是蒙上一层阴影。

信托计划埋隐患 股价几近腰斩

“汇融16号”是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吉林信托”)成立于2017年3月、4月的主动管理型集合信托计划。该信托计划期限24个月,规模为2.2亿元,预期年化收益率在7.2%—7.7%之间。资金用途是信托贷款发放给中弘矿业,中弘矿业将该笔信托贷款用于偿还公司债务。由上市公司中弘股份以及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

公开资料显示,中弘矿业为中弘股份全资子公司,注册地位于乌鲁木齐,主要从事对非上市企业的股权投资、通过认购非公开发行股票或者受让股权等方式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今年3月29日,吉林信托首次公开预警称,由于中弘矿业经营收益和利润下降,“汇融16号”还款依赖于中弘股份的资金支持。而中弘股份表示2017年净利润亏损约10亿元,且涉案各类借款合同纠纷,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集团和实控人持有的中弘股份已被全部冻结。

这则公告虽然将中弘股份的经营困境推到了前台,但“汇融16号”一季度的利息兑付仍然按期足额完成。不过,一位投资人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其实当季的利息兑付款并非来自中弘股份和中弘矿业,而是由第三方先行垫付。而这一情形,早在去年12月就已发生。

躲过一劫的中弘矿业没能持续好运,由于未能按期偿还今年第二季度利息,“汇融16号”最终发生实质性违约。随后,吉林信托多次公告称,作为信托计划受托人,其一方面向中弘矿业和中弘股份催收信托贷款本息,一方面同吉林高院轮候查封了中弘股份持有的其他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并冻结了中弘矿业在两家银行的账户。

根据“汇融16号”信托合同显示,其实在去年信托计划成立之际,中弘股份的流动性风险和抵押物风险就露出端倪。合同中称,中弘股份近三年来经营现金流从报表上看无法覆盖还款,且投资收益不稳定,筹资能力作为该企业主要现金流入能力若受到影响,可能导致无法按期归还贷款。

而在去年底由第三方垫付利息支付后,中弘股份的状况并未改善。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中弘股份股价几近腰斩,并且包括总经理、董秘和监事在内的多位高管离职。

截至8月20日,中弘股份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的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达到50.84亿元。在业务层面,主营业务是房地产开发与销售的中弘股份,目前主业已经停顿,在建地产项目基本停滞,只有部分在售地产项目进行销售。据中弘股份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将亏损21亿元,下滑幅度达2639.81%。

投资者们也对中弘股份能否履行担保人职责并不乐观。“上市公司都已自顾不暇,况且合同中约定的长白山的土地和物业抵押并不值钱。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中弘股份按照此前披露的,通过重组来获得资金支持,才有可能作出后续偿付。”

吉林信托项目逾期 不良资产率长期处高位

逾期事件发生后,尽管吉林信托屡次表态称与中弘股份沟通兑付事宜,但投资者并没有完全买账。

在部分投资者看来,吉林信托一方面在“汇融16号”项目发起之初,可能就掌握中弘矿业和中弘股份经营不善的信息,但仍然冒风险成立了信托计划;另一方面,解决偿付事宜的过程中,吉林信托与投资者的沟通并不顺畅,作为受托人并未充分考虑投资者的诉求。

《财经》新媒体记者查询发现,吉林信托控股股东为吉林省财政厅,持股比例为97.496%,是吉林省唯一一家专业从事金融信托业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吉林信托2017年年报显示,其信托项目营收为43.4亿元,扣除资产损失后的信托利润为40.4亿元,信托业务手续费收入为2.49亿元。

过去几年中,吉林信托的相关业绩一度下滑,同时资产不良率居高不下。2012年-2016年,吉林信托的信托项目营收从60.7亿元下降至39.9亿元,扣除资产损失后的信托利润从51.2亿元下降至36亿元。资产不良率方面,2014年-2016年这一指标均超20%,始终处于高位。直到2017年,吉林信托才摆脱颓势,资产不良率也降低到7.82%的水平。

某信托机构研究部门的一位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法律法规对信托计划受托人的职责多以原则性规定为主,并没有详细的规定,因此受托人的具体责任比较难以界定。但作为主动管理型的项目,吉林信托需要承担起项目风险管理、投后和预警、重大信息披露等责任,在出现逾期违约等情况时,需要与委托人(投资者)做好沟通,协商下一步的偿付方案。如果委托人不满意,可以向相关主管部门反映。

“目前,信托行业资管爆雷事件频繁,投资者向信托公司维权很常见。相比仅做通道业务,主动型管理项目的受托人(发行人)确实要承担更多责任。所谓主动管理型项目,即是由信托公司发起和完成募资,并主动投资和进行管理。通道业务就相对简单,项目和资金均是第三方提供,信托公司按照指令操作即可。信托公司的价值仅体现在作为一个通道,将项目合法合规地投放出去。”一位信托业从业者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

不过,在他看来,信托项目的发行人如果发行产品时恪尽职守,尽职调查方面没有明显失误,也不涉及到灰色利益交易,做好足够的风险披露,那么通常情况下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只会面临声誉上的损失风险。

记者在一个维权群中发现,投资者们并不满意吉林信托目前的沟通处理状况,尤其是原本提及的中弘股份一笔4000万元的应收账款没有了下文,更加滋生了投资者对吉林信托的不信任之感。截至发稿前,该维权群涉及的投资额已经超过2000万元。

《财经》新媒体记者就投资者的上述质疑致电吉林信托,其负责信息披露的相关人士并未作出正面置评。截至发稿,记者发出的邮件也未获得回复。

“趟雷者”阵营或扩大 中弘股份陷入停牌

值得注意的是,因中弘股份经营困难而中招的金融机构并非仅有吉林信托。记者粗略梳理发现,在中弘股份及控股子公司的50.84亿元累计逾期债务中,北京银行、陕西国际信托、安信信托和厦门国际信托等也均陷入其中。

此外,目前由中弘股份发行的尚未到期的公司债券仍有四只,分别为16中弘01、16弘债01、16弘债02和16弘债03,均为每年付息一次,合计债券余额为24.89亿元。其中,16弘债01和16弘债02将分别于2019年1月28日和7月4日到期。而东兴证券9月5日已公告称,受托管理的16中弘01债券,因中弘股份三季度大幅预亏,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

中弘股份的不少股东也迎来困难时刻。据中弘股份8月底发布的半年报透露,在前10大股东中,由招商财富、国都证券资管、齐鲁证券资管、农业银行等参与发行的资管计划和证券投资基金占据半壁江山,合计持股比例为26.68%。这些资管计划早在2014年12月和2016年4月就通过参与中弘股份非公开发行,而成为前10名股东。记者统计发现,从2014年12月至今年上半年,中弘股份股价已跌去将近80%。

因近期股价异常波动,中弘股份目前处于停牌核查状态。在停牌之前,游走在退市边缘的中弘股份上演了一次末路狂奔,从8月15日至9月5日,约50亿元的资金在市场上买入股票,游资炒作迹象明显。按照最新公告,中弘股份最晚将于9月12日收市后披露核查结果公告并申请股票复牌。其24万多名股东的命运尚难以判断。

站在第一线的仍然是“汇融16”号的投资者。按照吉林信托的说法,目前中弘股价出现下跌趋势,由于汇融16号项目并未以中弘股份所持有的中弘股份股票进行质押,因此股价跌涨对于本项目后续保全财产处置无直接影响。但显然,即便是财产处置,投资者们对包括轮候查封资产、拍卖抵押物等在内的措施所寄予的期望值也并不高。

“通过这次事件,信托项目的投资者也应该吸取一些教训。例如逐步摆脱刚兑思维,挑选项目时充分考虑受托人的风险处置能力和项目主体增信措施是否齐备,以及不要过于追求高收益率等。”上述信托机构的研究人士表示,“大额投资一旦出现风险确实难以承受,因此投资者要购买和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的产品。毕竟不同于银行存款,资管产品未来的趋势就是不会保证保本。”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