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不是一个错误”

《财经》记者 江玮/文   郝洲/编辑

2018年11月22日 15:41  

在巴尔舍夫斯基看来,对美国而言,它需要决定自己想要什么;中国则需要决定自己能做什么。

对于中美之间贸易谈判的难度,作为中国入世谈判时期的美方主要代表之一,巴尔舍夫斯基深有体会。她认为中国的谈判官员很聪明也很强硬,但美国一方也非常强硬。

“想要达成某种协议,中美双方都需要做大量工作并保持稳定。”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近日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她如今是威凯平和而德(WilmerHale)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国际合伙人。

在巴尔舍夫斯基看来,对美国而言,它需要决定自己想要什么;中国则需要决定自己能做什么。她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却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美国政府内部的分歧使得美方谈判人员一度向中方发出了令人困惑的信号。

中美两国领导人即将在阿根廷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会晤,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称之为两国关于贸易问题的“决定性时刻”,然而双方能否达成协议以及达成什么样的协议都仍未可知。

但一度中断接触的中美贸易谈判团队近日显著加强了沟通。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近日称,自11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通话后,双方经贸领域高层接触已经恢复,同时,工作团队正在保持密切接触,以认真落实两国元首通话达成的共识。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日前表示,中美领导人有可能就缓解贸易紧张局势的协议框架达成共识,但协议的具体内容仍需要更多时间谈判。

巴尔舍夫斯基认为,特朗普过于在意贸易赤字是基于错误的度量标准,对盟友发起贸易调查与加征关税更是“愚蠢的政策”。

今年6月15日,在数轮谈判未果后,特朗普正式批准对5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征收25%的关税。9月,特朗普又宣布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10%的关税,税率还将于2019年1月1日起增至25%。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今年提交给国会的一份报告中认为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一个错误,巴尔舍夫斯对此也不赞同。她认为美国国内对世贸组织的失望情绪是由于美国国内政策的失败,而非美国贸易政策或者世贸组织的失败。但这位多边主义者也看到了世贸组织如何迫切需要改革。面对美国滑向单边主义,她更希望看到全球系统的复兴。

中美贸易

《财经》:和当初中美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进行的谈判相比,你觉得如今的中美贸易谈判会更难吗?

巴尔舍夫斯基:我不觉得。很难知道目前的谈判安排,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很明显一直在参与,但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现阶段是不是深入参与尚不明确。我想他是有参与,但参与的程度有待明确。对美国而言,它需要决定自己想要什么;中国则需要决定自己能做什么。我的感觉是双方对彼此的理解更深入了一些,但我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

《财经》:中美两国领导人即将在阿根廷举行的会谈是否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如果不能达成协议,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征收的关税会在1月从10%增加到25%。

巴尔舍夫斯基:我不认为两国领导人会达成一项全面的协议,他们会达成某种框架性的共识,那仍需要进一步的谈判。这是否足以让特朗普总统放弃增加关税,我们对这个重要的问题还没有答案。我想特朗普总统自己也没有,直到他和习主席见面,对中美各自准备做的事情进行协商。希望他们的对话富有成果,最坏的结果是两人的关系变僵。

《财经》:美方谈判人员释放的讯号是不是有些混乱?这是一种谈判策略还是美国政府内部有很多分歧?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今年5月访问美国期间,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达成不打贸易战、停止互相加征关税的共识。但特朗普后来又单方面宣布向中国产品加征关税。

巴尔舍夫斯基:我想两者都有一些。首先美国政府在那个阶段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财政部、贸易代表办公室、商务部和白宫之间也有分歧。我认为他们对中方发出的信号是非常让人困惑的。但当刘鹤认为中美之间达成了协议后,特朗普却说了不。我认为总统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也就是说,他认为中方做出的让步还不够。在这种情况下最容易的办法就是说不。

《财经》:美国政府的内部斗争有多激烈?最近的消息说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被打入冷宫,但也有说法称总统重视他的意见。

巴尔舍夫斯基:确实很不清晰。但我不认为彼得•纳瓦罗被打入冷宫,他只是被白宫办公厅主任责骂、训诫了一番。我猜总统的确重视他的意见,以后也会是这样。同时,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纳瓦罗持同样的观点。因此,无论如何,总统都会听到这些观点。姆努钦也变得更加强硬了一些,我想他是为了和总统的想法保持更加一致。

《财经》:中美之间的这场贸易战是不可避免,还是特朗普的行事风格加剧了其严重程度?

巴尔舍夫斯基:我不认为贸易战是不可避免的。没有什么是不可避免的。但我认为想要达成某种协议,中美双方都需要做大量工作并保持稳定。中国的谈判官员是非常强硬的,我从多年的个人经验领会到了这点,他们也非常聪明。美国一方也很强硬。

因此,两国领导人首先要找到一个共同目标,这个目标就是达成协议。然后双方需要坐下来,商讨协议的具体内容,各自愿意做出多少让步。最后有决定权的是两国领导人。但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共同目标。如果没有共同目标,情况就严重了。现在看起来两位领导人的确找到了这个共同目标,认为应该达成一份协议。艰难的部分开始了,即,明确这份协议到底需要包括哪些内容。

《财经》:为了实现这个共同目标,你预计美方会对中方做出什么让步,中方又会对美方做哪些让步?

巴尔舍夫斯基:我认为中国将会重振改革和开放。中国未能实现进一步的大规模改革和开放是陷入现在局面的主要原因,这是美国、欧洲和日本商界都持有的观点。我认为中方应该提供一个强劲的改革开放方案。不仅是改革,还要有开放,这个词出现的频率没有以前多了。

从中方来看,它会希望美国放弃征收关税,不要再增加关税。也许中方在投资和其他议题上也有诉求,但目前的首要关切还是关税。

《财经》:特朗普总统威胁要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你能想象这样做的后果吗?

巴尔舍夫斯基:我认为那是非常严重和欠考虑的情形,它将伤害美国经济,并把中国置于一个非常艰难的位置。要是升级为覆盖中国向美国出口的所有产品,那双方就更难达成协议了,因为中国将更难迁就美国的利益。我想中方认为这样做会显得弱势。所以这种升级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财经》:这些关税措施会对美国经济造成什么伤害?

巴尔舍夫斯基:我认为现在的关税措施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很小。美国只有12%的GDP依赖出口。美国不是一个依赖出口的国家,美国经济是以消费为基础的。中国更依赖出口一些,但已经比过去好多了。但出口仍然对中国发挥关键作用,中国的经济体量也比美国小,因此目前对中国的影响要比对美国的大。

考虑到人民币6%的贬值幅度,10%的关税影响也没那么大。但如果加到25%,它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会更明显,因为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将更明显。这表明双方都受到了伤害。

《财经》:特朗普总统认为美国正在赢得这场贸易战。

巴尔舍夫斯基:我不认为有谁会在一场战斗中胜出,每个人都受到牵连。我打断了你的腿,你只折断了我的手腕,这并不能带来什么安慰。两个人都受伤了。因此我不认为在这样的贸易战中会有赢家。在贸易战中可以取得进展,也许会达成协议,或者双方出现积极的动向。但如果只是为战而战,受伤的是双方。

特朗普贸易政策

《财经》:特朗普总统非常喜欢谈论减少贸易赤字,但也有人认为美国有贸易赤字是正常的。他是找错了目标吗?

巴尔舍夫斯基:是的。尽管不公平贸易的确以很微弱的方式影响了总体的贸易赤字,但非常明确的是,贸易赤字受到储蓄率、投资率等不同因素作用的影响。它反映了不同经济体不同的增长速度。而且考虑到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美国一直会有贸易赤字。因此贸易赤字并不反映不公平贸易,也不与就业增加或者减少有关。

比如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贸易赤字高涨,因为当时美国经济在经历非常强劲地增长,创造了大量工作机会,就业率创下二战后的新高。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期间,美国出现了贸易盈余。人们因为没钱所以不再购买,美国出现了贸易盈余,而当时的失业率高达25%。因此把贸易赤字作为公平贸易的基准,这是错误的度量标准。

《财经》:有人告诉他这些吗?

巴尔舍夫斯基:我想有。加里•科恩(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前主任)说过,我猜姆努钦也说过,但总统在这件事情上有他自己的看法。

《财经》:不仅是与中国,特朗普还对欧盟、日本这些传统盟友发起了贸易战,你如何评价他的贸易政策?

巴尔舍夫斯基:我认为这是非常愚蠢的政策,基于某种经济理论就向最亲密的朋友挑起争斗,而事实上贸易赤字与不公平贸易或者贸易协定并不相关。我们其实对加拿大还有贸易顺差,但这也没能阻止总统的行为。我完全不赞同这种政策。

美国应该加强与盟友以及合作伙伴的关系,而不是为了一个糟糕的理由挑起争斗。这并不意味着朋友之间就不能有分歧,当然会有。但你不能以这届政府的方式处理这些分歧。

这是总统想要赢得优势的一种方式,他认为这是奏效的,认为这是为何北美自贸协定能够重新谈判成功,为什么加拿大能够加入的原因。我并不同意。

在北美自贸协定需要更新这件事情上从来没有争议,三方一直都这么想,他根本没有必要通过威胁来做这件事情。在汽车贸易方面,三方在这个领域都有想解决的问题,自动奠定了谈判基础,美国可以提出任何它想要的条件。他并不需要挑起争端来得到这个结果。所以这些威胁是非常没有必要、适得其反的戏剧性事件。

《财经》:你如何看待莱特希泽?美国贸易代表是一个单边主义者,这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吗?

巴尔舍夫斯基:他非常聪明,也一直有保护主义倾向,相信单边行动和单边制裁。从这方面来说,他和任命他的人立场一致,也与彼得•纳瓦罗步调一致。

世贸组织需要醒来

《财经》:你认为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一个错误吗?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今年提交给国会的一份报告认为是。

巴尔舍夫斯基:不,不是一个错误。我认为错误在于美国花了太多时间和中国进行无止境的对话却未能达成什么成果。如果通过执行世贸组织规则或者执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签署的协议来解决问题,后者包括了一些特别救济方案,如果这些措施能够一直得到使用,今天的情况会截然不同。

但那些没能带来成果的对话在美国累积了巨大的失望情绪,特朗普总统察觉到了这种情绪并抓住了它。即使中美在这个过程中达成了一些协议,美国企业面临的境况在对话过程中也在恶化。有很多证据表明,需要按照规则采取强制行动。

虽然奥巴马政府的确采取了一些行动,考虑到这些行动的成功率,他们做得不错。但他们还是太局限于实践操作中所发现问题,没有对我们今天看到的其他更广泛的问题做出补救。这很遗憾。

我认为最好的是,当你和贸易伙伴出现问题,要尽早发现这些问题,找到解决方案,无论是通过达成有明确时间的协议还是采取强制行动。但在过去8到10年,这些都没有发生。

《财经》:据《华尔街日报》,你在中国入世谈判时谈了一项条款,可以允许美国为保护受到中国威胁的产业而加征关税,但这项为期12年的特定产品过渡性保障机制很少被用到。你知道为什么吗?

巴尔舍夫斯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它被采用,情况会有很大不同。这项条款存在了12年,覆盖了我们当时预估因从中国进口制造业产品导致就业流失的整个阶段,但它却很少被用到。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受理了四个案子,但他均拒绝提供救济,可能这打消了其他行业继续使用这一条款的念头。

当轮胎特保案被送到奥巴马总统面前时,他批准了救济方案。也许人们会觉得之后其他认为自己受到伤害的行业将跟进,但并没有。所以这也是我之前说的,如果有问题要尽早发现和解决,才不会对整个双边关系造成过度压力,我们现在就面临这种局面。

《财经》:你是否同意特朗普说的,美国在世贸组织失去的比得到的要多?

巴尔舍夫斯基:不,一点也不。美国帮助创建了世贸组织,因为这个全球系统对美国经济是积极的。如果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认为他们输了,问题不在于贸易,而在于美国国会没有能够通过国内政策来更好地帮助工人。大部分就业的流失是因为科技进步而非贸易。失败是因为美国国内政策的失败,而不是美国贸易政策或者世贸组织的失败。

《财经》:大家都在谈论对世界贸易组织进行改革,你认为世贸组织现在最需要的改革是什么?

巴尔舍夫斯基:最迫切的是,由于世贸组织未能发挥多边谈判的功能,需要转向一系列诸边谈判。这些谈判在有意向的成员中进行,达成的协议可以向他人开放,但需要经过世贸组织的批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继续推进了,因为要让164个国家达成统一是不可能的事情。

世贸组织是作为一个谈判论坛创立的,是持续的谈判而不仅仅是全球回合谈判。所以它应该按照授权行事,展开一系列诸边谈判。在服务业已经有一些诸边协议,美国提议就电子商务展开诸边谈判,但还需要更多。这是它继续前进、实现规则与时俱进的唯一方式,包括在数字经济时代的新规则。如果世贸组织再不醒来,它将被弃用,最终枯萎。

争端解决机制也需要修复,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但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它要重新恢复自己作为谈判平台的功能,而不仅仅是全球谈判。基于我们的经验,我们已经知道后者没能成功。

经济冷战?

《财经》: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最近在新加坡的一次演讲中谈到中美之间可能出现经济铁幕。你有同样的担心吗?

巴尔舍夫斯基:我不太确定保尔森所指的是什么。但是,的确因为世界贸易组织失灵,这个世界正在分割为不同的贸易集团。人们可以想到在二战之前,当时不同的贸易集团之间分界明显,有不同的规则和意图。这对全球增长和集团内部的增长都是非常消极的。

这和数字经济的情况类似。因为缺少全球规则,各国都在制定各自的规则。中国制定了非常严格的规则,欧洲有一些严格的规则,美国和日本也有各自的规则。就像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所言,不同生态系统以非常消极的方式在互联网造成分裂。如果这些贸易集团采纳了这些分歧,分歧又被进一步放大。

我并不喜欢全球贸易目前的方向。在过去70年,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贸组织前身关贸总协定创建以来,我们能看到世界实现了非凡的增长。中国自身的增长也与全球市场密不可分,中国能够进入这些市场是基于共同规则。这个世界尝试过替代系统,比如欧洲在19世纪的殖民地特惠税率、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关税体制,这些都不是令人满意的结果。

因此,我希望我们能够看到全球系统的复兴,它迫切需要进行改革,包括允许决策的结构。现在的方式允许即使是最小的经济体也能阻止整个协议。

《财经》:在这个全球体系复兴的过程中,美国还会发挥领导作用吗?美国曾经是自由贸易的领导者,但如今看到欧盟、日本在更多发挥领导作用。

巴尔舍夫斯基:美国应该发挥领导作用。美国在过去70年也是这么做的。但不是只有美国,通常是美国和欧洲一起推动,其他国家跟随。要是美国、欧洲、中国和其他大的经济体能够共同推进这个目标就好了。特朗普总统对全球系统看起来不太感兴趣,但我认为他其实对此知之甚少。希望他的顾问能知道的多一些。

我很高兴看到欧盟和日本站了出来,我认为总体而言这是好事。但我对美国当前的态度并不满意。

《财经》:美国副总统彭斯10月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对华政策演讲被认为是向中国发起了一场新的冷战。你在华盛顿感受到这种情绪了吗?

巴尔舍夫斯基:语言很重要,我认为双方都要谨慎选择语言来描述这段关系。如果一边或者另一方用到像“冷战”这样的词,那将成为自我应验的预言。

另一方面,美国与中国的确陷入了激烈的竞争。这种竞争因为中国的原因又进一步加强了,不仅是在贸易方面,还有亚太地区以及海上。我认为这导致了某种程度的不健康发展。话虽如此,我想双方还是要非常小心地选择语言来描述这段关系,对未来进行预测。我认为双方展开合作、一步步地看事情的走向,好过发表吸引眼球的言论。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