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数化投资规则五:当心明星基金经理

2018年11月26日 16:52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通过翔实的历史统计数据验证了:在维度相对长的时间里,持续战胜市场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事情。Vanguard创始人约翰·博格(John Bogle)先生,对于这种追逐长期超额收益的行为形容为:这无异于是在一个干草堆中去寻找一根针。

但是我们作为普通的投资者其实不难发现,市场中实际经常被媒体提及的,或者身边朋友口口相传的,经常是某某明星基金经理刚刚收获了某个奖项或者某个知名基金大佬重仓了某支最近表现优异的股票。

这里面其实被忽略的是一种概率法则的期望值问题。

伯顿·麦基尔(Burton Malkiel)博士曾在长达28年的时间里担任Vanguard董事会的重要成员。在其著作《漫步华尔街》一书中,他向我们演绎了一个虚拟的掷硬币大赛的故事:比赛规定共有1000名选手参加,且只有每次掷出硬币正面的选手才能继续参加到下一轮。那么正如所料,第一轮过后,其中500名选手会进入到第二轮竞争,在此之后又将分别会有250名、125名、63名、31名等等依此类推的数字在之后的轮次中胜出。这样在比赛进行到第7轮时,将会有8名获胜者进行角逐。

比赛进行到此时,围观的人们将会开始聚拢过来,因为大家都想亲眼目睹这些掷硬币专家的惊人技艺。记者和传记作家会簇拥在这些佼佼者的周围,他们会被誉为掷硬币的天才。毕竟,在1000人参加的比赛中,只有他们8个人最后脱颖而出…… 

在这里,我们并不认为,实际市场中的投资经理会像掷硬币那样草率地做出投资选择。我们想强调的是,由于概率法则的存在,在“幸存者偏差”的影响下,那些在比赛进程中被淘汰的“沉默的大多数”并不可能发出声音,但是最终这些仅仅是概率法则的幸运儿,则大多会被描绘成博取眼球的成功故事广为流传。

在2016年另一篇名为《明星基金经理:能力的展现还是瞬间的光辉》的论文中,研究者对美国市场1995年至2012年间晨星年度基金经理评选入围的基金经理的历史业绩进行统计。研究发现:

➤首先,投资者对获奖基金确实更加青睐一些,那些最终获奖的基金在之后的12个月中能平均获得21%的额外资金流入。然而在业绩方面,这些佼佼者在获奖之后往往差强人意,多数获奖基金仅在获奖之后的3个月中平均能跑赢基准指数1.6%,但是在再之后的6/12/24/36个月的统计中,这种超额收益会彻底消失。

➤其次,研究者还发现,那些获奖的基金经理执掌的基金往往是所有入围基金中那些相对较小规模或者较年轻的基金,这些获奖基金平均的规模仅仅为2亿美元左右。考虑到市场份额较大的那些资管公司动辄管理上万亿美元规模,这也就意味着,在现实情况中,其实每年只有很少数的投资者最终享受到了当年那些曾被大肆报道的卓越回报。2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提到过在晨星评级中获得4/5星评级的基金确实长期显著的跑赢了那些1星的基金。在《赫伯特金融摘要》(The Hulbert Financial Digest)的一篇报告中,模拟了一种看似合理的投资策略:如果投资人在基金评级为5星时买入,之后在失去顶级排名时进行赎回,那么结果是:投资组合将面临的风险将远高于市场水平,但最终的投资回报则会显著低于市场水平。

约翰·博格在他的书中不止一次地强调,这种星级评判标准的主要作用是帮助我们对低星级的基金保持怀疑态度,投资者们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专注研究那些星级较高的基金,而永远不要不停地交易他们。约翰·博格还说道:不要尝试去干草堆中去寻找那一根针了,有些时候直接买下这个干草堆的效果更好。

*投资涉及风险,包括损失本金

*675076


1.A 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 Burton G. Malkiel

2.Superstar Fund Managers: Talent Revelation or Just Glamor?, Jerry Parwada and Eric K.M. Tan

本文件包含其他资料的链接,该等资料可能是在美国编制以及可能受领航实体委托编制。此类资料仅供参考,可能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未经领航实体明确书面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在任何其他出版物提及本文件及本文件所含的任何附件/链接的任何部分。本文件中任何附件及链接中的任何信息均不能脱离本文件及/或从文件中另行分出以散布。目前在中国并无任何直接或间接向中国公众出售或发售的Vanguard集团基金。此外,未事先获得中国相关机构的批准,任何中国机构或自然人均不得直接或间接购买任何Vanguard集团基金或其任何受益权益,除非通过合格的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的渠道。获得本文件的人士须根据发行人的要求遵守这些限制。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