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西庆曾给朱镕基“撂了一句狠话”:再不成立证监会股市要出大事

2018年12月04日 10:55  

致敬中国改革开放,11月30日《财经》推出新的系列专题:“证监会的成立:改革任重道远| 我们的四十年”。此前,《财经》先后于10月12日、19日、26日和11月2日、9日、18日、24日推出有关农村改革、民营经济、深圳特区、国家体改委、价格闯关、国债发行改革、创建资本市场等专题,社会反响良好。

1990年底,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简称“联办”,发起并参与设计的上海和深圳两家证券交易所相继成立。随后,联办还在北京创建了全国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即业界所熟知的STAQ系统。“两所一网”的建立,是中国证券市场里程碑式的事件。

此后,中国证券市场交易规模一日千里,并激发全民参与的投资热潮。但是监管问题随之而来:中国人民银行、体改委、财政部各具职责,各级地方政府也参与其中。一时间出现“九龙治水”的多头管理、责任不清的局面,乱象层出不穷,市场呼唤有效监管。

中国证监会最终在哪些因素推动下迅速设立?《财经》杂志总编辑王波明,特邀高西庆先生和李青原女士,共同回顾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他们亲身参与的有关中国证监会的酝酿、筹备和创建。

(左起:高西庆、王波明、李青原)

据王波明回忆:“90年代初,上海、深圳的股票交易所相继成立。在1990年的时候我们就一直在呼吁,应该有一个独立监管部门,人民银行不应该去监管股票市场。这个事使得我们跟人民银行闹出很多的意见,到了1992年6月份,朱总理把我们叫去就谈这个事情,当时他兼任人民银行行长。他表示交给人民银行管理就可以了,不需要再建立一个独立的机构。但是我们撂了一个狠话:如果不建立独立的证券监管机构,很快这个市场就要出大问题。当时朱总理说这是耸人听闻了。没想到1992年6月份到8月份,8月10日深圳股市出了大事,上百万人拥到深圳去抢认购证,结果发生了暴乱。在这个情况下,朱总理虽然之前不以为然,可他还是很快就决定需要建立一个独立的监管机构,当时他让楼继伟和李剑阁找我们沟通,让我们去组建监管机构,包括机构设置、包括人员包括资金,都是让我们联办,也就是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来提供。”

查看本期完整版视频:《证监会的成立:改革任重道远|我们的四十年》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