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永志:如果不能落实到具体的发展规划上,制造业城市之间很难实现很好的分工

2019年01月12日 16:16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与区域经济研究部部长侯永志

“作为一个整体,制造业城市的地位是永远不会削弱的,当然,对于每个具体的城市来说,地位有可能会变化,但是,从整个中国来说,制造业城市的地位是不会变的”。1月12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部长侯永志在“2019年中国制造论坛:全球产业链重构下的制造业挑战”上表示。

侯永志表示,高水平差异化发展要不断创造出新的行业,要通过合作创造出以前没有的东西。

侯永志认为,对于每一个战略性新兴产业,要把其具体化,到底有怎样的内部结构,有哪些产品,有怎样的生产链条或价值链条。这样,各城市的分工才能实质性地展开。如果不能落实到具体的发展规划上,制造业城市之间很难实现很好的分工。

以下为发言实录:

侯永志:这一节讨论的是制造业城市差异化发展问题。在此,我想讲的题目是,“加强规划引领,推动制造业城市高水平差异化发展”。我强调的,不是一般的差异化发展,而是高水平的产异化发展。具体地将如下内容:

首先讲一个大概念。我们知道,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演变为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想表达的观点就是,无论社会主要矛盾如何变化,物质产品的生产永远是第一位的任务,即使到了更远的将来,没有物质产品的生产,人类社会也不可能生存和发展。

讲不充分的发展,首先想到的,我们有许多物质产品的生产是不充分。比如,电力产品的生产。现在,我们中国每个人一年电力的消费量是4000度左右,而美国是12000度左右。如果我们的人均电力消费达到美国的水平,试想一下,我们还要多生产多少电力?我们要提高人民生活质量,首先必须有充足的电力供应。

关于不充分的发展,还有一个就是高端产品生产的不充分。上午,大家都在谈中美贸易摩擦。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启示是,如果我们高端产品的生产能力足够强大,在应对中国贸易摩擦中,我们就会有更多的主动。

关于制造业城市,作为一个整体,制造业城市的地位是永远不会削弱的,当然,对于每个具体的城市来说,地位有可能会变化,但是,从整个中国来说,制造业城市的地位是不会变的。

那么,怎么理解所谓的制造业城市高水平差异化发展?差异化发展简单地理解就是分工的问题。讲高水平的差异化,意味着这种分工要体现在高层次上,不仅体现在产业间、产业内,还要体现在产业链、价值链上。还要注意到的是,这种城市之间的分工,不是用简单的雁阵模型所能刻画的,不是在一个链条上,一个城市在高端,另外一个城市在低端;而是有多种链条,在不同的链条上,城市之间的地位可以互换。实际可能是这样一种格局,链条之间相互交错,形成网络化格局,同一个城市在不同的链条上,有着不同的位置。

高水平差异化发展的方向,就是毗邻地区产业发展的一体化。高水平差异化发展,还要为国家的创新驱动发展做出积极的重要的贡献。具体的就是,相关地区要通过合作,创造出新的产品、新的行业。我认为,这是制造业城市高水平差异化发展应达到的理想境界。

怎样才能做到这些呢?我觉得,规划是一个很重要的工具。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历史发展有其规律,但人在其中不是完全消极被动的。只要把握住历史发展大势,抓住历史变革时机,奋发有为,锐意进取,人类社会就能更好前进。”其实,对于我们推动区域经济发展来说,也是一样的。做规划,就是为了摆脱人们在区域经济发展规律面前的被动状态,主动地去适应区域经济发展规律,发挥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引导各地更好地发展。

规划怎样才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影响的因素不少,但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是能不能把规划做得尽可能的细致一些,不要太粗线条。现在,大家都要搞高端或战略性新兴产业。实际上,对于每一个战略性新兴产业,都需要把其具体化,到底有怎样的内部结构,有哪些产品,有怎样的生产链条或价值链条。这样,各城市的分工才能实质性地展开。这就要求把“链条”分解,根据需要和可能,在规划中,明确各地承担的具体分工。如果不能落实到具体的发展规划上,制造业城市之间很难实现很好的分工,区域之间的合作只能停留在“应该”的层次上。

做好规划,还有两点要注意到,一是要兼顾各方的利益,另一个就是各方也要处理好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关系,要认识到,有时牺牲一些短期利益,可以换来更多更大的长期利益。而落实好规划,需要各方真诚的合作。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