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杰军:制造企业不只是产品的供应者,还是服务的提供者

2019年01月12日 18:21  

佛山欧神诺陶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鲍杰军

“一个制造企业不单单是一个产品的供应者,它还是一个服务的提供者。如果我们在运营端把供应链的管理做好,成本或者效益比我们在制造端获得的效益要好得多。” 1月12日,佛山欧神诺陶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鲍杰军在“2019中国制造论坛:全球产业链重构下的制造业挑战”上表示。

鲍杰军认为现在制造企业的竞争力,不仅仅是产品的制造过程或者产品本身,更多的是它的服务。佛山制造企业非常多,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价值链特别短,特别关注制造本身这个产品,所以它的毛利空间哪怕附加值相对来说比较小。制造企业一定要面对市场、消费者,把整个企业的产业链、价值链打通。

鲍杰军说到一个制造企业不单单是一个产品的供应者,它还是一个服务的提供者。如果我们现在在制造端来精细化管理,它的成本下跌、效率提升不是没有空间,但这个空间其实越来越有限。但是如果我们在运营端把供应链的管理做好,成本或者效益比我们在制造端获得的效益要好得多。

鲍杰军最后表示佛山企业现在在信息化方面还有待提升,在自动化方面还有待提升,然后再到数字化、智能化。大家不如认认真真把整个的产业链进一步延伸,延伸到C端或者延伸到消费者,然后在整个价值链的管理上再进一步提升,它所谓的精细化管理带来的效益会提高很多。

以下是对话实录:

主持人:我们首先想请鲍总给大家讲一讲,其实2017年、2018年陶瓷行业经历了一个非常艰辛的洗牌过程,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欧神诺可以说是逆市突围,做了一些在精细化管理方面的尝试,其实我非常希望鲍总能够讲一下佛山的制造业企业的长项是在制造这个环节,它的精益化做得非常好,但是怎么让自己的企业的产业链能够拉长,把制造业和服务业、制造业和信息化等环节来对接,让自己的供应链能够真正地发挥更大的附加值,我们想请鲍总给我们讲一下。

鲍杰军:谢谢主持人,各位下午好,今天饕餮盛宴,整整一天,在这里我觉得非常受教,特别是我们这个论坛请了很多专家过来,给我们佛山的本土企业应该有了非常大的提升。

就我们这个话题,我自己感觉一谈制造企业竞争力,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制造,是产品的制造过程的精细化管理,这么多年来,我觉得佛山在产品的生产过程也就是制造过程的能力是越来越高,应该说在这方面有非常强的竞争力,比如说像今天上午我们美的的方总,在产品的制造过程中实力也很强,但是真正让美的这几年获得腾飞的是什么呢?实际上我感觉就是它们从治理结构就变得非常强,事业部的激励制机制,它的预算,成为美的的一张名牌,所以今天上午主持人把我们方洪波总叫成职业经理人,其实不然,我觉得他在美的这么长时间,包括他的地位、身价,已经完全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他是一个合伙人,这就是美的特有的一个治理结构。

所以我们现在谈的制造企业,它的竞争力是什么?实际上包括今天上午很多专家都提到,包括我们方总也提到,就是我们现在关注的不仅仅是我们产品的制造过程或者产品本身,更多的是它的服务,因为我们佛山制造企业非常多,但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在哪里呢?就是它的价值链特别短,特别关注制造本身这个产品,所以它的毛利空间哪怕附加值相对来说比较小,所以特别是刚刚主持人提到去年,包括这两年,整个的形势发生了断崖式的下跌,特别是价值链比较短的企业,在抗拒风险,它的条件就变得特别差,所以受到的冲击就特别大,我觉得如果我们真正谈到所谓制造企业,我们千万别把它仅仅设想到它是一个单纯的制造企业,它一定要面对市场、消费者,把整个企业的产业链、价值链打通,包括像美的这样的企业,包括我们在座的尚品,在这方面就做得非常优秀,包括我们欧神诺也是一样。所以我们也在做这种所谓的云上系统,也就是直接和我们的消费者取得联系,因为我们陶瓷行业,以前惯用的渠道模式是一个经销商制,所以我们产品卖到C端,但是我们并不知道C端是谁,通过所谓的互联网信息技术,现在这种有能力、有条件去和C端打通,我们直接知道我们的消费者是谁,然后把他的需求可以拉出来,给他一个非常好的满足,为他提供一个非常好的服务。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所谓的一个制造企业就不单单是一个产品的供应者,它还是一个服务的提供者,从这个角度反过来来看我们的精细化管理,如果我们从生产角度,所谓的精益化的管理,这么多年我们佛山的企业,大企业不用说,中小企业在这上面花的功夫也比较多,或者请我们精益化管理的咨询公司,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为什么佛山的制造企业有竞争力呢?它在这方面还是做得非常优秀的。但是现在在这样的一个所谓的需求发生变化,出现下跌的时候,它整个的竞争方式就不同了,以前我们的竞争,包括我们的时装行业,以前基本上十年取得了一个高速成长,在高速成长过程中,大家想到的就是产品做好,产能继续扩大,只要有这两个就够了。但是现在需求不光没有扩大,反而在下跌的时候,这个时候怎么办?考验企业的就是它的综合运营能力。

所谓的精细化管理,如果我们现在在制造端,如果我们来精细化管理,它的成本下跌、效率提升不是没有空间,这个空间其实越来越有限。但是反过来说如果我们在运营端,如果把供应链的管理做好,其实它的成本或者效益比我们在制造端获得的效益要好得多,比如说像我们做瓷砖,他的瓷砖比较重,运输成本,在我们总的成本占的比例比较高,如果我们服务一些房地产公司,他在全国有几百上千个盘,如果我们仅仅在佛山制造,然后运到全国去,这种运输成本就非常高。如果我们的网络,比如说我们在C端的网络做到一千多个经销商网络,有些在一二级城市、三四线城市,如果在这个渠道里面,假如说他们的这些经销商可能它的规模不大,如果他从生产厂发瓷砖过去,所谓的运输成本也很高,如果我们在供应链优化,设立很多的一些中转,或者把生产基地外延,接近市场,这样一来这个成本效益会提高非常多。

所以我在这里举例子,我们刚刚很多专家谈人工智能、智能化制造也好,佛山现在需要这个,但是我觉得佛山的中小型企业可能还没到这个水平。当然要往这个方向去发展,因为我们现在在信息化方面还有待提升,在自动化方面还有待提升,然后再到数字化、智能化,因为佛山生产的大量工厂都集中在大家居产品方向,所以它的生产可能还没有到那个水平,所以我觉得反过来说,我在这里提出的这种想法,就是我们还不如认认真真把我们整个的产业链进一步延伸,延伸到C端或者延伸到消费者,然后把我们在整个价值链的管理上再进一步提升,它所谓的精细化管理带来的效益会提高很多。

主持人:鲍总讲得非常实在,他其实给我们厘清了选择的路径,其实我蛮有启发的就是有时候我们在人工智能这一方面,我觉得是一个时间换空间的策略,我们在我们的优势制造方面能够做精细化的管理,然后慢慢地提升我们的自动化和信息化,从而为我们将来的智能制造提供这样一个机会,我们当时还和崔总聊过,三星在这方面做得是非常到位的。

下面我想给鲍总提一个问题,我也看到过欧神诺在3D的设计,还有720度的换砖、VR,用这些东西其实是把整个以围绕着消费者为中心来做的,因为佛山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大部分都是一些中小制造企业,无论陶瓷其它一些面对消费者的行业里面,企业其实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怎么能够把精益化制造提升,来适应现代消费升级的变化,您能不能给我们的企业有一些具体的建议?

鲍杰军:谢谢主持人,你刚刚问的问题,正是我们在探索的,我刚刚说精细化管理可能在制造端我们去做,在服务端我们同样加强,我们这几年其实做的,你刚刚说的我们的云商,就是欧神诺在线,其实是把我们的服务更加精细化,比如说以前我们为一个消费者,他要砖,我们给他设计一个效果图,以前大概要三天时间,但是现在我们通过专门买自己的服务器来做高效的渲染,现在10分钟,你把你家里在售楼部的平面图拉给我们,然后你一边喝着咖啡,我们的设计师在店面跟你讨论,讨论完了之后,可以在10分钟左右出一张照片级的实景效果图。

主持人:10分钟,他就可以看到未来自己家的样子。

鲍杰军:对,以前要三天,但是现在10分钟,这个就是更加把我们的服务精细、高效,我觉得不要仅限于我们制造端,现在这个时候应该要打通整个的产业链。

主持人:刚刚温总提到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关于职业教育,其实现在一些机构已经意识到未来的素质教育、职业教育是一个很大的投资的空间,因为随着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我们的企业实现精细化制造、自动化和数据化都需要有人,其实我想问鲍总,我知道您做了归然书院,是不是就是要解决刚才温总提到的,就是人的问题。

鲍杰军:谢谢,谈到制造企业的竞争力问题,其实最核心在哪里呢?就是所谓的控制人,所谓的老板或企业家,佛山绝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的老板在做企业的时候,态度很重要,就像我们比如说维尚的黎总,他是华工的老师,然后来做企业,他以前是做软件的,去年我就把请到了归然书院来给我们的同学们来分享,他说我是做软件的,我认为软件可以改造一切,所以他就拉了一个板式家具来改造了,所以做了一个未来工厂一样的。刚才黎总为什么说他回来补课,这可能有基因的问题,以前他不是做制造的,他是做软件的,所以做了一个现代化的工厂,但是他制造的能力并不一定很强。现在反过来做,其实这就是他们的进步。

在佛山,我觉得太多这些所谓的老板们,现在最需要的不是说我们不知道如何去做工业4.0,温总也说得很好,我们的企业有一万家,真正达到3.0或者4.0的有没有10家?20家?100家?我估计也就这么多了,可能9000家都还在1.0、2.0的时代,特别是往数字化上跑,大家想包括我们的陶瓷行业,维尚做了一个板式家具,所以1000多台所谓的工作母机全部可以数字化,因为它都是数控机床。我们陶瓷行业,比如我们的设备可以数字化,我们的生产工艺、过程数字化很困难,所以现在我们也在讨论这个问题,当然时间关系,不把它展开说,但是问题在哪里呢?就是我们这些老板。所以我前两天去了一个做包装的工厂,他做一个多亿,但是这个老板会提到,我做这个东西,我虽然赚到了钱,但是我不想干了,我叫职业经理人来干,我要干其它的,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做这个感觉一出去,别人说你干什么的,我做包装的,你是做包装箱的,所以他觉得没面子。他的精神需求得不到满足。

如果我们的老板们都把企业当成赚钱的工具,你别说4.0,企业就不可能去长期地往前投入,如果他把它当成一个事业平台,他会逐步地不断地往里面投,不断地积累,赚到的钱,我们现在很多佛山中小企业的老板,赚到的钱,除了满足自己的生活条件之外,更多的是投其它的东西,都觉得干一行看不起自己一行,这样一来大家想4.0怎么搞?你刚才说的归然书院干嘛,实际上就是培养他们能够去持一个正念、走一个正道,把企业当成一个事业,不断地让他健康可持续发展,这样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我觉得这个目标总有一天是可以实现的。

主持人:鲍总说得非常好,就是我们精益化的制造和管理,首先是老板思维、思想方法的一个精益化。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