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丹麦大学校长:思想自由是教育的核心

本刊记者 马国川 欧登塞 报道     

2019年01月14日 10:02  

近年来,丹麦连续被评为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因此成为中国游客的旅游热点,丹麦的大学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近日,在丹麦的第三大城市欧登塞,南丹麦大学校长亨利克·达姆接受本刊记者的专访,介绍了丹麦大学的特点。

南丹麦大学(Syddansk Universitet)在通讯、信息技术、工程学和生命科学领域享有极高的世界声誉。然而,这所大学却很年轻, 它成立于1966年,仅有50多年的校史。几份国际报告都将该校列入“世界年轻大学50强”。

亨利克·达姆校长是一位法学家,曾任哥本哈根大学法学院院长。他介绍了丹麦的高等教育状况和运作机制,也对当今世界不同的大学模式进行了比较。

免费教育给学生平等机会

《财经》:丹麦教育非常发达,是一个优质教育资源国家。请问丹麦的大学有多少所?大学和政府是什么关系?

亨利克·达姆:丹麦全国共有8所大学,都属于政府主办的公立大学,没有私立大学。4所在首都哥本哈根,另外4所分布在其他地方。每所大学都是独立的,有自己的董事会。大学都要遵循丹麦的法律,享受国家的资助。资助金额由政府决定,基本上是按照学生的人头来分。

大学60%的经费是中央政府拨给的,其他要去募集,对象包括企业家、基金会,还有地方政府。在丹麦,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是分开的。

《财经》:既然都是政府主办的公立大学,大学之间有没有竞争?

亨利克·达姆:当然有竞争。第一要竞争最好的生源,第二要竞争最好的师资,第三是竞争社会支持,才能募集更多的社会资金。

《财经》:那么,在丹麦怎么理解大学自治这个概念呢?

亨利克·达姆:实际上,大学经常和政府产生矛盾。政府认为大学主动权太多了,大学反过来认为政府参与太多。例如,5年之前,大学可以自己决定招收多少学生、多少留学生。但是从2018年开始,学生数量和留学生数量都由政府决定。

学生申请大学,可以凭高中毕业成绩同时申请8所大学,大学也根据学生的成绩录取。学生的高中成绩都是公开的,大学可以查看申请者的资料,还要对其中的一部分学生进行面试,然后决定是否录取。因为丹麦的教育是免费的,都是纳税人的钱,必须非常小心的使用,避免浪费。大学都是宽进严出,南丹麦大学的毕业生基本上有三分之一被淘汰。强调一点,离开大学的学生不一定是因为学不下去,而是因为他们可能有了别的兴趣。宽进严出是为了大家能够更好的适应将来的工作。

《财经》:从大学的独立性来看,丹麦远远比不上美国。

亨利克·达姆:这是两个不同系统。美国是学生自己交学费,丹麦的学生不交学费。丹麦有25%的年轻人可以进入大学。大学生一旦被大学录取了,每月最少可以从政府拿到5千多克朗。免费教育制度是好的,可以让穷人的孩子和富人的孩子拥有同等权利,享受同等教育。负面影响是,可能有些学生不珍惜学习机会,浪费社会资源。因此,丹麦政府管得比较多,不过丹麦的法律分得很细,有录取法、考试法等等,对政府权力有明确的限制,可以防止政府滥用权力。

《财经》:在国家法律之下,大学都有自己的章程吗?

亨利克·达姆:当然,每一所大学都有自己的章程,对办学宗旨、管理体制作出明确规定。同时,凡是政府没有插手的地方,我们都要制订规则。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人事机构,人事管理可能稍有不同,但是整个流程是一样的,学生就是比较容易适应。丹麦20%左右的大学生在学习期间会转换学校。如果每个大学各自为政的话,学生就很难适应。

“思想自由是教育的核心”

《财经》:既然政府有很大的权力,怎么保证学术自由呢?

亨利克·达姆:政府主要是管在校学生数量,因为政府要拿钱。我给你钱,告诉你能招多少学生。至于怎么办学,是学校的权力。例如,教授讲什么课程,课程内容设计等,政府完全不参与,都是由各个科目的专业人员去界定。丹麦的教育法规定,不管是政府、还是校长,都没有权力干涉教授和研究人员的研究自由。

《财经》:丹麦的大学怎么保证学生和老师的思想自由?比如说,开设共产主义课程,甚至伊斯兰课程,有没有限制?

亨利克·达姆:最基本的法则是,人人都有思想自由。我们有马克思主义课程,和其他所有的课程是一样的,学生有自由去选择或不选择。没有谁有权力强制学生学什么或不学什么。我们也希望,学生们不要只是凭着耳朵去听,还要有自己的思想。思想自由是教育的核心。

《财经》:大学校长是由教育部任命的,还是选举出来的?

亨利克·达姆:校长由大学的一个专门委员会来决定。委员会由10人组成,来自各个不同的区域,都是在社会上非常有影响力的、和教育相关的专业人士,包括教授和学生代表。委员会选出来之后,不需要教育部来任命。校长有权力任命大学其他部门的领导。丹麦大学是扁平化的,校长和普通员工在人格上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上下级的区别。

《财经》:校长是有任期制,还是可以无限任期?

亨利克·达姆:校长第一次任期6年,期满可以再延长3年,也就是说最多一次任期9年。在这9年期间有另外的人想做校长,可以强行要求进行测试。如果竞争失败,校长就要另外找工作。因为教学研究人员有终身职位,但是校长没有终身职位。

9年以后如果还想连任,自己申请,然后按照原来的程序老老实实再走一遍,也有可能其他人想做校长,平等竞争。从理论上说,如果一个大学校长做得好,可以连任三四届,甚至更多。

“我们基本上不看大学排行榜”

《财经》:现在科技的发展对于现在大学教育的冲击还是很大的。甚至有人认为,将来大学可能没有用了,因为优秀的教授可以去网上上课,全球教学。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亨利克·达姆:大学存在还是有意义的,因为学习需要面对面的交流,而且不是所有的课程都能在网上进行。

将来的教育肯定和现在不一样。丹麦有句谚语“活到老,学到老”,就是重视终身学习。随着人的寿命越来越长,知识又是有限的,为了延长职业生涯。将来人们可能需要不断地重新回到大学里来充电。

《财经》:作为一名大学校长,您怎么看现在国际上的大学排行榜?

亨利克·达姆:基本上是亚洲国家和美国的部分大学看重大学排行榜,对于我们没有什么影响。这跟欧洲的文化背景有关系。欧洲有很多古老的大学,一直保持独立精神,有的甚至是用自己的语言教学,虽然每个人都会讲英语。所以,我们基本上不看大学排行榜。欧洲人不愿意为名次、为排名去耗费精力,我们愿意把精力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去。例如,哥本哈根大学虽然在世界排行榜上很靠前,但是在它的官网上很难找到这方面信息,它不炫耀这个排名。

《财经》:如果换成东亚的某所大学,肯定放在显眼的位置。

亨利克·达姆:不过,10年以后,欧洲的大学可能也要追逐排行榜了。因为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大学都把重心放在这里,在全球化时代,欧洲也不能完全独立于外,我们也要跟着潮流走,“与时俱进”啊。

《财经》:从世界范围看,美国大学和欧洲大学有明显的不同,亚洲大学又有很大不同。您怎么评价这几种不同的大学模式?

亨利克·达姆:不同模式下的大学存在很大的差别,特别是不同的资金来源造成了不同的运作模式。比如说,美国有很多私立大学,没有政府的投入。毕业学生成功了以后,会反哺给学校很多钱。丹麦没有这种现象,因为大学政府给很多钱。中国和美国又有不同。对中国的大学来说,如果政府愿意支持某所大学,就会提供大量资金,这所大学排名迅速上升。

不过,无论是哪个模式,所有的大学都有三个共同点:都要有最好的学生,都要有最好的教授和研究人员,都要出最好的成果。

(感谢Lisa Johansen女士、郭斌女士为本采访提供帮助)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