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王府井世纪联华被点名 因贪图商家电费"小便宜"

每日经济新闻     

2019年02月02日 11:34  

贪图商家电费小便宜,万达王府井世纪联华被监管点名

商场营业过程中始终灯火通明,这背后企业付出的用电成本不可小觑。但很多人不知道,对于这笔不小的开支,国家其实是有一份降费“大礼包”的。

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了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的目标。紧接着,国家发改委于当年3月底出台了《关于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抓紧研究提出降低电价具体方案,并明确第一批降价措施自2018年4月1日起执行。据记者了解,2018年已实施了多轮降电价措施。

但奇怪的是,至今为止,有不少商铺表示自己从未收到过返还的电费。

1月31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部分没有按规定给商铺返还电费的商场点了名,其中不乏万达、王府井、世纪联华等大企业。

降电价礼包被“截胡”

1月31日上午11点,记者来到北京市丰台区西铁营万达广场,尽管客流量并不大,但开的灯一个也不少,整个商场灯火通明。其实这番景象从每天早上10点就开始了。

记者走入一家100余平方米的服装店,该店铺工作人员表示,从上午10点开门到晚上10点关门,店里这么多灯就一直亮着,挂烫机、电脑等设备也一齐开着,用电量不小。

对于电费,该商户表示,西铁营万达广场采取充值收费的方式,一般充5000元可以使用2个月。另外一家面积差不多大的商户对记者表示,每月充2000元电费。但记者询问了商场里10多家商户,仅1家知道电价为1.5元/度。而对电费花销较为清楚的3家商户,均表示去年没有感受到电费的变化。当记者询问是否知道降电价措施时,上述3家商户也表示并不知道。

事实上,2018年,北京市已经先后在4月、5月、7月、9月共4次下调一般工商业电价,全市一般工商业电价累计平均降低6.55分/度,全年一般工商业用户电费负担累计降低31.41亿元。

为什么这份国家给出的“红包”商家没有接到?

答案是被物业管理方“截胡”了。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通报显示,北京西铁营万达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每度1.50元的定额电价标准向商业综合体内步行街商户收取电费,以每度1.35元的定额电价标准向写字楼商户收取电费。电力公司退还了因降价多收的电费,但西铁营万达截至2018年底未向商户退还。

此外,广州增城万达广场由万达物业和万象美物业提供物业服务,万达物业于2018年11月调整电价之前按每度1.38元收取电费,万象美物业按每度1.15元收取电费。上述物业也未将2018年电力公司降电价退款退还给商户。

重复收取共用设施用电费用

不仅该返还的电费没还,重复收费的情况也在发生。

根据通报,西铁营万达自2018年11月19日起,向商户按北京市城区一般工商业(不满1千伏)电度电价26.67%的比例收取用电服务费,“用于补偿共用设施用电及甲方对乙方商铺供电过程中产生的各类损耗费用”。

但实际上,商铺所交的物业费中是包含这笔费用的。物业服务合同中明确,物业服务费已包含“物业共用部位、共用设施的能耗和日常运行、维护费用”,这是在重复收取共用设施用电费用。

违规行为仍未整改

2018年9月以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就组织各地对转供电环节电价进行了重点检查。但直至2019年1月31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通报后,北京西铁营万达仍未整改。

31日下午,记者以租赁写字楼及商户为名,向北京西铁营万达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咨询后发现,电费并没有发生改变,仍然是步行街商户按每度1.50元收取,写字楼商户按每度1.35元收取。且商场中的商户依然需要交纳用电服务费。

不只北京西铁营万达,广州王府井、深圳会展中心、上海豫园商城、上海世纪联华超市(南汇)、南京新街口百货等企业也均未将2018年电力公司降电价退款退还商户。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表示,将会同有关地方对以上问题依照法定程序进行处理,责令限期退还多收价款,并根据退还情况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各转供电主体要高度重视本次通报中的问题,认真对照进行自查自纠,切实将2018年电费降价红利传导到终端用户,不得以任何理由截留拖延,不得超出政府定价标准计收电费,不得在电费中违规加收费用,不得明降暗升。让终端用户得到降价红利,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物业定价的依据是什么?

记者采访北京多家商场和写字楼综合体发现,写字楼物业向商户收取的电价均不相同。例如,北京东三环某商场和写字楼综合体物业公司向商户收取的电价为每度电1.3元,低于西铁营万达广场。

定价依据是什么?西铁营万达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是根据峰值和最低值综合定的。”

为何不同商场或写字楼向商户收取的电价不同?有长期研究北京写字楼的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不同的大厦根据自己的运营管理不同,在对终端用户电价的制定方面会稍有差异。

北京融和晟源售电有限公司高级经理赵晓东对记者解释说,商业综合体和园区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为配售电公司。其对外面向电网公司,对内面向商户。电网企业依据政府核定的目录电价或者市场化交易电价向这些大厦收取电费,它们再根据其差异化的配电设施投资建设与运营成本,以物业费或者电费的形式,统一向商户收取。

赵晓东表示,降电价红利被截留的情况并不是个例,在某些地区甚至较为普遍。一是由于很多商户可能并不知晓电价形成的有关机制以及电价相关的政策。二是对已经入住的用户来讲,即便知晓物业公司存在违规加收费用的情况,向物业公司争取合法权益也不简单。

“相比于人工、租赁成本的支出,电价成本往往算是‘小头’,商户即便想要维权也会综合考虑维权的成本,更不会简单的因为电价就搬离。同时,即便向有关主管部门进行投诉,执法机构的取证也不容易。”赵晓东认为。

电费降价能为企业节省800亿成本

国家为了给企业减轻负担可谓想尽了办法。为了降低电价,政府部门从降低电网输配电价水平,以及清理和规范电网环节收费等方面入手,推出多项举措。发改委曾测算过,电费降价政策落实后将累计降低一般工商业超过800亿元的用电成本。

发电企业和电网企业等在背后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去年两会期间,时任中国华能集团公司董事长的曹培玺表示,电价降一分钱,发电行业要让利上百亿元。时任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的舒印彪更表示,2018年降电价,国家电网将承担其中的80%左右。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