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涉事食堂“有前科”,兄弟学校曾涉贿

《财经》记者 黄姝静 俞琴/文   鲁伟/编辑

2019年03月14日 17:19  

涉事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对外宣称是“不要求合理回报的非营利性学校”,但至少有两年的净利润达七八千万元左右,留给外界一连串的疑问与谜团。

食品安全问题极易引发公众关注,涉及学生的食品安全问题更是如此。3月12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食堂被曝食品质量问题,多位家长在社交媒体提供的图片与视频显示,食堂疑似使用过期变质食物,部分食物疑似霉变,看上去已经变质的牛肉以及发霉的速冻食品让众多网友直呼为“猪食”。

截至《财经》记者发稿,涉事学校所属的温江区、成都市、四川省相关部门都已发声回应此次食品安全事件。3月13日下午,成都成立了市委市政府领导牵头的调查组和问责组,表示“无论涉及到谁,无论涉及到什么单位,都要一查到底、依法依规、严惩不贷。”

温江区政府新闻办通报称,3月13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陆续有学生自述身体不适,家长要求送医院检查。温江区卫健局立即联系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安排专家参与检查诊治。截至当晚21时,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共接诊学生36人,经检查诊断后目前已全部离开医院。

据《财经》记者了解,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是一所大型民办学校,该校对外宣称是“不要求合理回报的非营利性学校”,但另一方面,却签有业绩对赌协议,且在2015年净利润达7296万元、2016年净利润达8688万元,2017年前三个月净利润2112万元。每年如此高的净利润从何而来?

冠城集团作为投资方,负责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运营。这家上世纪90年代即从香港进入内地发展的企业先后投资了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和眉山冠城七中实验学校,两者办学模式相似,前者作为拥有小学、初中教育等民办全日制学校,却签署业绩对赌协议,这与《民办教育促进法》中规定的义务教育阶段不得设立营利性学校规定相冲突;后者则被指涉嫌商业贿赂。

涉事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其承包方为四川德羽后勤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德羽公司),该公司2015年才成立,2017年才拿到食品经营许可证,但短短几年间,却在当地服务20多所学校、覆盖逾10万学生,该公司承包的食堂在2018年年底即被指“存在问题”,但此次被曝光前在当地一直被包装成业界标杆,何以如此?

3月13日晚,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发表情况说明称,即日起,停止德羽公司对学校食堂的供餐服务。学校已配合温江区教育局、市场监管局等相关政府部门对食品原料封存并送检。

发稿前,《财经》记者曾致电德羽公司,对方回应称“不接受采访”;《财经》记者还曾致电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对方同样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并称现在所有领导“都在外面现场办公”;冠城集团有关人士在回应《财经》记者的采访要求时则表示,“学校的相关部门已经在处理了,我们不清楚情况。”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风波事件留给外界一连串的疑问与谜团,有待相关部门最终调查结果给出回答。

涉事食堂被指“有前科”

公开资料显示,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成立于2003年,本部设在温江,由名校成都七中领办,投资方冠城集团出资3亿元负责学校运营,这是一所挂牌的私立学校。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曾先后获得“中国西部名校”、“中国十大杰出民办学校”、“全国首届百佳特色学校”、“全国校园文化金奖”、“全国基础教育百强示范学校”、“全国首批篮球特色学校”、“四川省阳光体育示范学校”、“四川省文明校园”、“成都市新五朵私花”等称号。

值得一提的是,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还曾获得“四川省示范性标准化学生食堂”的称号,颁发时间为2017年3月,颁发机构为四川省教育厅。此次食堂风波之后,该称号备受外界质疑。

3月14日,一位曾进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涉事食堂的家长告诉《财经》记者,现场很脏、很恶心,“现在觉得特别亏欠娃娃。”他的孩子读三年级,从一年前开始经常流鼻血,暂时无法判断是否和饮食问题有关,他打算带孩子去做体检。

多名家长表示,希望为所有小学部的学生做一次全面体检,给出一个长期有效的营养恢复计划,对受到伤害的孩子给出合理补偿。

但目前学校尚未安排统一的体检。家长赵静(化名)告诉《财经》记者,事发至今已经过去72小时,有学校领导去过她家里,让她不要上街、不要去堵红灯路口,却没有安排儿童专家给孩子做检查,“这让我们很心寒。”

赵静表示,直到看到网传的食堂图片,她才发觉过去错怪孩子了。2017年秋,赵静的儿子入读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一年级,仅半个月后,他就得了急性肠胃炎,住院治疗一周。成都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告诉赵静,孩子的症状可能和饮食问题有关系。赵静当时以为,孩子肯定在学校挑食,偷偷吃生冷食品,又或许免疫能力不够好,因此她还训斥孩子要在学校好好吃饭。

赵静称,那次出院以后,孩子经常肚子疼、腿疼、便秘、便血,但她从没有联想到学校饭菜问题。她认为,一年下来,她向学校交了4.2万元学费和4000多元生活费、住宿费,如此高昂的费用,孩子的饮食问题必然能得到保障,“刚刚入校时,学校还给我们保证,一般学校吃的是3顿,我们按照国际标准,吃的是5顿,不会给孩子吃质量差的食物。”

事实上,不仅仅是赵静的孩子入校后不久即得了急性肠胃炎,此次食品安全问题曝光之后,很多家长在维权群交流时表示自己的孩子在入学后不久患病,包括长期拉肚子、便血等病症,家长们怀疑与孩子吃了问题食物有关。

一份《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关于食堂问题的回复》显示,该校食堂在此次事件之前即“存在问题”。这份落款日期为2018年12月25日的回复称,“针对家长提出的关于食堂的问题,学校、集团、委托管理方高度重视”,并提出“停止售卖各种勾兑饮料”、“营养套餐不添加冷冻食品原材料”、“不再售卖鸭血等营养价值不高的食品”、“限量供应鸡腿、鸡排、肉肠等食品”的“调整措施”。

2018年12月有家长发现孩子肠胃不适,向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反映食堂食物的问题,这才有了学校针对食堂问题的上述回复。

3月13日,温江区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食品做生化检验有一个周期,需要三至七天。这意味着,此次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被曝光的食物是否确有问题的结论仍需时日。

作为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的承包方,德羽公司何以在短短数月内连续曝出食品安全问题?

食堂承包方是“明星企业”

工商资料显示,德羽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20日,前身为2009年成立的四川众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四川众呈公司),2015年与四川宏学教育后勤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四川宏学公司)、广安锦强有限公司合并重组而来。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吴春雷。经营范围包括后勤管理服务;餐饮管理服务;物业管理服务;教育咨询(不含教学及培训);会议服务;批发与零售:蔬菜、水产品、肉类、蛋类、豆类、日用品、办公用品;餐饮服务等。

天眼查数据显示,德羽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吴春雷持有85%的股份,为控股股东,吴攀持股15%。2015年12月,四川众呈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吴春雷变更为王明东;而四川宏学公司前法定代表人李勇,也曾是德羽公司股东,于2018年11月退出。

上述几家公司及相关股东,均涉及当地学校后勤服务外包行业。

德羽公司于2017年3月21日拿到食品经营许可证。这家成立时间不长的公司,在当地却堪称校园后勤服务业内的明星公司。据该公司此前对外口径,其服务于包括成都树德中学、广元中学在内的20多所学校,覆盖逾10万学生。

《财经》记者于3月13日查阅公开信息,只检索到一份与德羽公司相关的学生食堂中标信息,即《四川省冕宁中学校食堂托管经营服务招商中标公告》。

根据上述公告,德羽公司以92.5的评分、6%的报价击败了包括四川鲜美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公司,成功中标。

《财经》记者致电前述冕宁中学食堂托管经营服务的采购人,对方回应称已关注到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食品安全事件,“我们与德羽公司仍在正常合作中,目前未发现问题。我们日常会通过书面材料的形式将后勤管理信息上报州、县级包括教育局在内的监管部门,如有问题,请直接与他们联系。”

发稿前,《财经》记者多次致电德羽公司法定代表人吴春雷,但其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在此次食品问题被曝光之前,德羽公司在当地被宣传为业界标杆。就在事发前一周,2019年3月6日,在有关部门的组织下,仍有同行前往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参观。同行参观后表示,七中实验学校的食堂管理有许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比如他们的验收货标准和流程,以及规范的卫生操作流程等清晰明了地粘贴在收货处,可以让员工有章可循、有据可依。

据《财经》记者了解,2017年11月,四川省教育厅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学校后勤保障服务工作的通知》,要求各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食堂由学校自主经营,不得对外承包。

德羽公司承包了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在内的食堂,显然与上述通知相悖。就此,《财经》记者向温江区政府有关人士核实相关情况,对方表示需要“查后再回复”。

兄弟学校曾涉商业贿赂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投资方为冠城集团。该公司称其2003年投资兴办教育,先后创办了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成都启文幼儿园、眉山冠城七中实验学校,逐步构建起以K12教育为中心,辐射高等教育、教育培训等完善的教育体系,形成了“冠城教育”品牌,包括成熟的办学体系及教育模式、完善的管理运行机制、优秀的教育管理及名师团队,具有优质教育的再生能力。

冠城集团投资的上述学校中,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对外宣称是“不要求合理回报的非营利性学校”,但令人疑虑的是,该校已公布的财务数据中,每年却有数千万元的净利润。

2017年有上市公司曾试图收购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使得该校的净利润浮出水面。2017年4月28日,皖新传媒(601801.SH)发布公告称,拟作价12.69亿元,收购冠城集团实际控制的高达投资65%的股权,实现间接收购成都七中实验学校65%的权益。

同年的一份《成都七中实验学校资产评估报告》显示,成都七中实验学校2015年度、2016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为7296.52万元和8688.55万元,2017年度1月-3月的净利润则为2112.39万元。

上述收购引发成都七中的不满,继而引发双方矛盾。成都七中在2017年5月发布的维权声明中称,冠城集团一方向皖新传媒转让股权涉嫌侵犯成都七中相关权益。成都七中方面认为,上述收购中,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估值中包含“成都七中”、“七中实验”的品牌价值,而成都七中是上述品牌所有者;作为拥有小学、中学教育的民办全日制学校,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在被收购时签署的业绩对赌协议,与《民办教育促进法》中规定的义务教育阶段不得设立营利性学校规定相冲突。

2018年5月28日,皖新传媒宣布终止收购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成都七中与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纠纷告一段落。

不过,成都七中并非只与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有纠纷,与同由冠城集团投资的眉山冠城七中实验学校亦存在矛盾。眉山冠城七中实验学校的办学模式与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办学模式类似,均是成都七中出品牌,冠城集团投资。

2017年10月的一份裁定书,使成都七中、眉山冠城七中实验学校之间的纠纷公之于众。这份裁定书名为《成都七中与四川达冠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眉山冠城七中实验学校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其中,四川达冠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股东是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以及成都冠城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他们均由冠城集团实际控制。

上述裁定书显示,成都七中于2017年7月18日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不过《财经》记者检索到一份开庭公告,显示在2018年5月24日,成都七中作为原告,四川达冠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眉山冠城七中实验学校、成都冠城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目前尚不清楚上述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具体所涉何事。

食品安全问题为何频发?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认为,在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曝出的食品安全问题事件中,目前至少可以发现存在三个问题。

首先是卫生问题堪忧、食堂管理失序。照片上脏乱差的环境,让人联想到此前曾被媒体曝光的“三无”外卖店。卫生洁净不仅是个形式上的问题,还应该是食堂必须坚守的底线,但有的食堂却连形式上的面子工程都不愿做到位。这也让人担忧其他肉眼难以看到的问题,比如食物原料农残、兽残超标、以及滥用添加剂等问题。

其次是进货环节的监管问题。监管部门不断在出台中小学生饮食方面的法规、实施细则。按理说,学校食堂应该属于重点监管对象。那么,劣质食品是怎么挤进食堂的?显然相关部门对进货方面的品质监管不够严格。

另一个值得怀疑的问题是,涉事食堂是否在迎检时临时做了表面工作。事发前,有关部门曾到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去检查过,如果当时食堂像照片上那样子,肯定是不能通过检查的,显然食堂提前做了迎检准备。

朱毅称,外包的学校食堂承包费往往不便宜,为了赚钱压低成本,从进货渠道盘剥就成了最可能的选择,加之监管方面的不足,学校食堂的食品安全问题很难充分保障。

在朱毅看来,目前最直接有效的解决方案是允许和鼓励家长给孩子带饭,为孩子健康成长尽监护之责,家长辛苦是值得的。如果父母愿意和有条件吃这个苦,孩子肯定是受益的。现在有些学校禁止学生带饭,这是不可取的。此外,让学校领导陪餐,也是可取的解决方案之一。

另一位食品安全领域的专家表示,类似学校食堂这种中央厨房式的餐饮服务提供商,应该列入监管部门的重点检查对象,“不打招呼的飞行检查要多一些,打好招呼的视察要少一些。”此外,透明是最好的防腐剂,应扩大明厨亮灶覆盖面。

明厨亮灶是指餐饮服务单位要将操作间、凉菜间等关键部位和重点环节,通过直观形式或视频方式予以展示。

今年两会期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张茅表示,现在餐饮业提倡明厨亮灶,去年达到了20%,今年要再提高到30%以上,争取做到餐饮行业有1/3达到明厨亮灶,“在校园食堂中已经达到了50%,今年准备朝着70%的目标努力。”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 苏寻
    1周前
    学生的钱都能昧着良心挣
  • 财经网友
    1周前
    说空话,没有实际行动
  • 夏日葵
    1周前
    赚的都是昧心钱!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