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创业者跳楼自杀!让他走上绝路的,不是事业失败,而是婚姻...


一个人一生最重要的投资是什么?“股神”巴菲特曾回答说:

其实你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是跟什么人结婚。在选择伴侣上,如果你错了,将让你损失很多,而且,损失的不仅仅是金钱。

失败的婚姻造成的损失,不仅仅是金钱。最近,这句话在WePhone的创始人兼开发者苏享茂身上应验了。

9月6日,苏享茂在Google+留下一份网帖称,前妻翟某某向他索要1000万人民币和一套房产。由于自己没有1000万又走投无路,9月9日,《北京时间》记者从苏享茂家属处获悉,苏享茂于9月7日凌晨五点左右在公司附近的住所处跳楼自杀。

但截至目前,女方翟某某仍未现身。因此,苏享茂公布的遗书内容,也尚没有得到翟某某回应。

一封遗书:被前妻要挟,走投无路

9月6日,WePhone创始人兼开发者苏享茂用Google+ ID Wen Qiang Xu发帖,称自己被前妻相逼,将要离开人世,WePhone以后将要停止运营等信息,并附上前妻的手机号码、工作单位。此外,苏享茂还在相册中上传自己与前妻的聊天截图,以及两人签署的离婚合约。

网帖称,自己的前妻翟某某通过以下两点要挟自己:

1、以举报苏享茂个人漏税行为相要挟。

2、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翟某某的舅舅刘某某在公安局工作。翟某某用这两点威胁苏享茂,称要让其产品下架、倾家荡产,并且索要1000万、三亚的房子。

聊天截图中,翟某某要求苏享茂给自己1000万“精神损失赔偿费”和三亚的房子,不然就走“正规渠道”,但由于苏享茂并没有那么多钱,于是翟某某要求他先将660万汇款给自己,剩下的打成欠条,之后可以协议离婚。

据苏享茂称,随后翟某某电话骚扰以及带人骚扰自己,还威胁不给钱将会把自己关进监狱,自己被逼选择轻生解决。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昨天(9月9日)记者联系了苏享茂的哥哥苏享龙,苏享龙回复称家属已经报警,目前正在等待公安机关答复。

而在昨天(9月9日)下午,苏享龙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份声明,声明称,苏享茂于9月7日凌晨五点左右,“不甘女方骚扰,从楼顶天台跳下,当场死亡。在他跳下之前几个小时,陆续收到了女方许多辱骂威胁恐吓消息。”

对于这一事件的更多细节,苏享龙在微博中写道:

我弟弟和女方自今年3月30日通过世纪佳缘网VIP服务介绍认识,6月7日领证,7月16日达成离婚,18日办理离婚手续。

我弟弟临终前所发布之所涉及的聊天记录,资金往来,离婚协议属实。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我弟弟为女方购买海南清水湾住房一栋,特斯拉电动汽车一台,汇款若干次,累计花费近1300万元。期间女方还强烈要求我弟弟卖掉其位于北京市西二旗的自有住房,购买新的住房,理由是女方恐高,因故没有实际操作。

今天(9月10日)上午,世纪佳缘在官方微博上声明称:

经核实,WePhone已故创始人苏享茂及前妻翟某某系世纪佳缘会员,并完成实名认证。世纪佳缘会密切关注事态进展,并配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取证工作。

但截至目前,女方翟某某仍未现身。需要注意的是,上述说法和指责没有得到翟某某回应,具体内情,仍有待查证。

WePhone究竟是什么,是否合法?

按遗书的说法,翟某某以“苏享茂漏税”、“WePhone是灰色运营”为由,成功要挟苏享茂。前卡内基梅隆大学认知脑成像中心博士后研究员@屠龙的胭脂井 在微博上表示:

1.偷税漏税,数额不大的不是坐牢的罪。判下来也就是先补税。

2.灰色地带,就是指法律条文不明确的。

3.派出所根本没有权力给人定罪,给人定罪的是法院。

同时她还表示,创业不要省钱不请律师。律师长期顾问,价格不高,一年几万,对公司是必要开支。律师能告诉你,什么能做,什么违法。

那么,WePhone到底经营的是什么,是否真的属于灰色运营呢?

WePhone是一款基于VoIP技术的移动社交应用APP,通过WePhone,用户能够向其他WePhone用户免费发短信和打电话。而用WePhone拨打国际电话,自费也非常低廉,无论用户在哪个国家/地区,拨打同一个号码的费率都是一样的。

WePhone为北京曳尾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产品。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在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发现,该公司建立于2012年12月,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苏享茂,并由其100%持股。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发现,截至今天(9月10日)中午,WePhone软件仍可正常下载使用,不过,在打开后软件页面弹出的对话框,“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某某害死,WePhone即将停止运营。”

VoIP是一种以IP电话为主,并推出相应的增值业务的技术,是建立在IP技术上的分组化、数字化传输技术。其基本原理是:通过语音压缩算法对话音进行压缩编码处理,然后把这些语音数据按IP等相关协议进行打包,经过IP网络把数据包传输到目的地,再把这些语音数据包串起来,经过解码解压处理后,恢复成原来的语音信号,从而达到由IP网络传送话音的目的。

对于VoIP,国外许多国家已经开放。如美国FCC于2004年2月决定将VoIP定位为不受制于传统电信法规的“信息服务”,英国也已经把VoIP纳入现有的电信管理体系中进行管理。

不过在国内,VoIP在国家管控范围之内。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时指出,十年以前,国家曾批准电信、网通在两个地方试点,不过后来无疾而终。

据工信部2015年公布的《电信业务分类目录》显示,IP电话业务属于基础电信业务范围。对于基础电信业务,企业须经国务院信息产业主管部门审查批准,取得《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另外,国际IP电话业务,应经过国家批准设立的国际通信出入口。

付亮指出,目前通话形式分为三种:电话打到电话、网络打到电话、网络打到网络上,不过现在网络打到电话的服务在国内明确是不允许的,从国外打到国内是可以的。“看WePhone是否违法,就看他是否在国内提供从网络打到电话上的服务。”付亮说到。

付亮还指出,WePhone的技术本身是成熟的,Skype用的都是类似的技术,不过Skype是在国际上是提供服务。在国内使用Skype语音电话是免费的,前提是通话双方都需要是Skype用户,这种形式实际上就和微信电话一样,是网络对网络的。

苏享龙在微博中表示:

WePhone由我弟弟一个人开始开发,其盈利模式为给国外的客户(主要是中东的客户)提供VOIP服务,AppleStore商店予以支付扣税后的开发佣金。因此,所服务客户基本都是中国境外的人士,只是由中国人开发而已。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前有过不少IP电话业务违规的类似案例,行政处罚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没有业务许可,还有可能涉及到非法经营罪,不过情节的轻重还需要根据具体的数额和犯罪的情节来定。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