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不利,高盛一年股价跌四成或成道指最差|《巴伦》公司观察

Ben Walsh/文 晓玥/翻译   康娟/审校 赵杰/编辑

2018年12月28日 16:18  

在布兰克费恩继任者迅速落定后,高盛遭遇自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法律和声誉危机。必须先解决一马公司交易带来的法律问题,高盛才有希望收复失地。

11个月前,时任高盛首席执行官的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在接受《巴伦》采访时,描绘了高盛的蓝图——计划继续实现业务组合多元化,同时提振曾经高歌猛进、但如今已失去光环的FICC(固定收益、外汇和大宗商品业务)部门业绩。

高盛前首席执行官的劳埃德•布兰克费恩 (摄影:Getty图片社 Stephanie Keith)

但在此后近一年的时间里,事情并没有像这家投行所希望的那样发展。首先是布兰克费恩的接班人之争,按其下属说法,多年来进展缓慢,但一下子就尘埃落定了;其次,一个损害声誉的欺诈丑闻玷污了高盛形象,迫使其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试图修复;最后,截至2018年12月21日,高盛股价一年来下跌了37%,有望成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里表现最差的成分股。

2017年12月16日至2018年12月24日,高盛股价走势图。数据来源:Yahoo finance

自从布兰克费恩2006年一战成名以来,他的继任者似乎就一直是媒体报道和猜测的焦点。当时,加里·科恩(Gary Cohn)和乔恩·温克尔里德(Jon Winkelried)是联席首席运营官,也是布兰克费恩最得力的副手和最有力的继任者人选。然而,温克尔里德2009年离开了这家公司——他目前是私募股权巨头TPG的联席首席执行官,科恩就成为高盛最可能的CEO继任人选。

然而,科恩在2016年加入特朗普政府,随之而来的是高盛投资银行部门负责人大卫·所罗门(David Solomon)与首席财务官、负责交易业务的哈维·施瓦茨(Harvey Schwartz)之间的新一轮争夺。

在担任联席首席运营官一年多后,施瓦茨向董事会施压,希望知道自己是否会被选为首席执行官。他得到的答案是任何一个在高盛有足够竞争力的高管都不愿听到的。于是,他突然离开了高盛。2018年10月,大卫·所罗门随后接任CEO。

摄影:《巴伦》Akshar Dave

很快,高盛遭遇自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法律和声誉危机。2012年和2013年,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简称“一马公司”)发行了三笔总额达65亿美元的债券。高盛承销了这些债券,并收取了令人瞠目的6亿美元承销佣金。正常情况下,佣金只占发行债券金额的一小部分。

2018年11月1日,美国司法部公布了对两名前高盛银行家和一马公司实际经营人的刘特佐(Jho Low)的指控,称一马公司筹集的资金中有超过27亿美元被挪用,用于行贿和购买房地产、游艇、私人飞机和手袋等物品。被指控的银行家之一蒂姆·雷斯纳(Tim Leissner)已经认罪,正在等待判决。雷斯纳是高盛集团合伙人兼东南亚地区主席。

高盛则否认存在不当行为,并强调雷斯纳和刘特佐用尽办法,包括使用一次性手机和代码以逃避合规控制。另一方面,雷斯纳在他的认罪声明中说,逃避合规是高盛文化的一部分。

位于新泽西州泽西市的高盛大厦。 摄影:《巴伦》Carol M. Highsmith

美国司法部、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纽约州金融服务部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所有这一切,加上打击高盛竞争对手的各种担忧,给该行股价带来沉重压力。自从这些指控公开以来,高盛股价已经下跌了34%,回吐了2016年大选后“特朗普冲击波”带来的利好。

很明显,高盛必须先解决一马公司交易带来的法律问题,然后才有希望收复失地。

作者:Ben Walsh

翻译:晓玥

审校:康娟

编辑:赵杰

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12月24日《巴伦》网站。《财经》获道琼斯旗下《巴伦》(Barron's)在中国大陆独家授权,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